愛發生的地方


                        「梅倫在家」工作室

                     ※支持小團體、工作坊、身心整合方案※

在人生漫長的旅程中,我覺得最辛苦也最痛苦的,並不是失業、失戀、沒有錢、沒有成就、面對社會大結構的不友善、老去或生病或者死亡這樣的事。而是沒有辦法找到一個方法、一個結構,或者說一枚不會被沖散的勇氣、一顆內核堅硬的信心,好讓人可以擦擦眼淚繼續活下去。最痛苦的莫過於,惘惘然中,妳不知道這個苦痛還會持續多久、究竟有沒有邊境、結束什麼時候到來。人生很苦,如果說人生的盡頭是死亡,可是這個苦痛似乎不會因死亡而終止,在我一遍一遍成功穿越人生的關卡後,卻越來越這麼認為。

可是,人的心卻是我此生見過最堅韌的事物。它好像有無盡的空間,可以讓各種粗礪尖銳平淡美好的東西無盡地填入,就好像…這世上再也沒有不能被它接受的東西一樣,它都能裝載進去,不管妳願意不願意,它就是這麼運作的。這註定了痛苦總會與人生相伴。可是我卻相信,一個心能裝進多巨大的痛苦,才能體驗多麼穩定的平靜,光是理解到這點,就帶給我不少的安慰,那就好像在說「痛苦的存在是有理由的」,在整個人生都一無所有只剩痛苦的時候,痛苦反而成為一道光,讓在黑暗中的我可以摸索著前進。

在黑暗中前進的路上,也有好幾次差點從高樓中墬落,回想起那段走在綱索上的日子,就可以理解,我現在還可以活得好好的、安穩的坐在電腦前面敲打這段文字,是多麼奇蹟的一件事。我之所以可以一天活過一天,是因為我堅信著這世界上還有人愛著我。愛是一件很奢侈的事,就連要能夠體會自己正在被愛著,都需要接受不知道多少的照顧餽贈與保護,才能長出可以感受愛的能力。但就算是這樣,在我漸漸能夠學習到「自己是擁有愛人的能力」這件事之前,我還是經歷了難以想像的嗑絆,但我終於還是在和死亡打過照面,及歷經過身體失能的焦慮、原生家庭回溯、回印尼尋根、重新面對自己女性的身體、解開親密關係負面模式……等人生議題後,我都還不一定敢說自己已經學會怎麼愛人了,我只能說,我終於可以把人當作一個完整的個體去看待。懷著對這之前那些來到我生命中給予我美好卻被我錯待的人的愧疚與心意,我已經重生並長出些許與人相愛的勇氣,並且,我想要看看,這個勇氣可以帶我走去多遠,看得多高,可以去認識多少的人,與他們一同走一段。讓我們有機會回看人生,指認曾經發生在生命中的照顧餽贈與保護,以及愛發生地方。

這些是我的初衷、起點與未來想要去的地方。我與我的好朋友阿梅成立了一個「梅.倫在家」的工作室,這是一個集結我們人生目前為止所有做過的事、關心過的議題都集結在一起的地方。然後,這之後,我們要用小團體的形式,帶領諸如原生家庭回溯、親密關係療癒、自我探索、人際關係、女性身體探索等討論。我也提供一對一、伴侶諮詢等協談服務,內容除了以上所述,還有SM、性、兩性及各式性少數議題…等,提供諸如工作坊、演講、團體帶領人……等合作模式,歡迎寫信來與我們聯繫。十夜tnfatale@gmail.com/黃詠梅daphnora03@gmail.com

11330470_930224187028096_1033545986_n

圖說:愛發生的地方,在右邊那個傻呼呼的人的傻笑上,還有手持相機幫兩個傻呼呼
人拍照的那個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