揪竟,小團體是什麼咧?


揪竟,小團體是什麼咧?

床死俱樂部2

什麼是小團體?

所謂的小團體,就是一種團體協談。

一般來說,是由6-15位成員與1-2位帶領者所組成,針對一個特定主題進行有意義的互動及談話,短期團體可能進行數個月、長期團體則可能沒有預定的結束日期,有些團體採封閉、不接受新成員的模式,但另外一些團體則採開放,有時可接受新成員加入的方式。

與一對一的心理諮詢或親密伴侶尋求伴侶諮詢的方式不同,這種私密協談較具針對性、門檻比較高,也會比較深入個案生活的各個面向;小團體則是用成員間彼此的互動,達到討論分享、個人經驗的分享與比對、情感宣洩、人際回饋與支持、自我探索與覺察……等,在這個過程之中,成員可能會經由暴露個人問題的資訊,相互增加對彼此問題的瞭解與掌握,並在團體的支持下激發改變的動力,將此變化延伸至日常生活中。

小團體可以做什麼用?

小團體真正的功能是:他創造了一個安全的空間、讓人在其中互動並產生連結,因為成員彼此之間沒有社會性的利害關係,故而可以只是在小團體中充份體驗與他人之間的各種可能性,那可能是溫暖、互助、理解,也有可能是衝突、暴露悲傷與脆弱、檢視互動中的各種矛盾,進而重新整合自己的現實人生。

成員可以在小團體中理解人與人的「關係」如何發生,理解關心、理解觀點的差異、或者理解到自己對於自己人生認知的盲點。除了互相支持外,這也是小團體關係裡最珍貴的「功用」──他可以幫助我們檢驗現實、轉變「困境」的角度,使之有解,它也可能使我們能夠嘗式改變、修正人際關係的技巧等。

小團體支持成員向內在的探索,包括更瞭解、接納自己及他人,向自己的身心、成長歷程、親密關係、原生家庭進行回溯,甚至是生存意義、生命目地的探索等,這些探索可以支持成員面對困難、對問題帶來洞察。

 

誰需要小團體?

若是妳習慣於內心莫名的憂鬱難解,長久地、總有一個不安的感覺隱隱波動;若是你習慣每日上班下課,茫茫然缺乏意義感;若是妳有一種長久漂浮、難以與人連結,一種孤單或失落的微微恐慌──而你想知道那是什麼。

如果我們身上或多或少都掛著一些原生家庭的議題,如果我們困擾於父親、母親做為我們生命長久的魔咒;如果我們的畢生都在追尋一個「對的」親密伴侶,但是那些追尋卻總是讓我們滿頭包;如果對的人像對的工作一樣總是不會來,而我們總是不知道自己存活在世的價值,或者可以用自己的生命去貢獻於什麼有意義的事──而你很想知道自己「為什麼」在這裡,面臨這一切。

但很可惜,在諮商界來說,小團體是比個案諮商更勞心勞力的運作形式,它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心力在招生、行政工作與團體過程中,所以在台灣只有特定的機構提供小團體的服務,例如醫院、學校與社福機構。

如果你想要處理某種生活、情感或內心長久存在的困擾,但是看精神科顯得有點小題大作、藥物也不是你要的,而一對一諮詢的形式可能在時間、關係建立與金錢的風險上對妳而言都有點太高,那麼小團體正是一個適合的、而且是一定有幫助的形式。

 

關於「梅倫在家」工作室

梅,黃詠梅,談過同性戀愛的異性戀。

倫,宋佳倫,談過異性戀愛的同性戀。

我們的人生從花魁異色館、皮繩愉虐邦出發,做過創作、走過街頭,繞了一圈社運政治,進過綠黨、參選、搞政治。現在分別是廚娘與女巫、寫字工與研究生。

這個工作室關於我們在乎的與正在做的事,性別、身體、慾望的梳理;飲食、生活、愛土地的方式;日常、社運與所想要的政治,這一類的事情。

為什麼阿梅梅與宋十夜想要開設小團體

宋十夜:

八年前,在我還沒有開始進入心理系之前,機緣巧合就讀了存在心理學大師歐文亞隆的團體治療小說「叔本華的眼淚」,對小說中描述的成員間心理互動的交叉反應感到著迷。

八年後,我已經開始從事心理協談的工作,但一直以來還是對小團體念念不忘。一部份的原因是小團體裡一定會發生的「動力」對我而言魅力十足,只要領略到方法、跟著那份動力前進,團體的成員就可以自發地與團體一起到達他們自己也覺得訝異的美好地方。

另一方面,有些人也許需要協助,但是難以負擔個別或伴侶協談的費用,相較之下,小團體雖然不容易做,一般人對它也比較陌生,但我還是想要試試看,看看可以走到多遠。

阿梅梅:

從一個茫然的、跌跌撞撞在社會上生活的社會學碩士,到掉入社運政黨的漩渦,幾年之間,經歷了身心毀滅式的運動傷害、親密生活的崩壞,乃至再從與家庭決裂的低谷裡,慢慢走上很長、很長的療癒的路。

這個期間,斷斷續續的幾個諮商的關係幫助我很多,儘管在崩壞的身心狀態中,經濟時常處於困窘的情況,也是有很良善的諮商師願意在很大的程度上協助我,陪伴我走上艱難的、「復活」的旅程。

開始的時候我只是想要做一個療癒性質的寫作班而已,結果這個寫作班不知不覺地就變成了一個小團體。而我真正想做的,其實是可以在這個過程中「給出」我在復原自己身心狀態經歷的體驗,把「療癒」變成一個嚴肅的生活的主題,如同事業、如同創作、如同一個志業,我們都需要更認真地對待自己。

 

  • 阿梅梅與宋十夜的小團體裡面會有什麼?

宋十夜:

身為外配子女、女同志、SM女王,並有多年社會運動、政治參與,與心理系訓練等經驗,使我對於人們心理狀況的理解是建立在整體社會結構下的,我尤其能理解現代人們的身心經常是裂解和破碎的狀態,因為這就是我曾經走過的路,這些歷程使得我在協助個案進行釐清時,有著迅速及勇猛的直覺。近一、二年,我因為追尋生命的謎題而開始接觸身心靈,這讓我的直覺有了對人生無常的體驗,為我的帶領提供一種洞悉的品質。我的團體和諮詢可能不一定是充滿愛的,也許帶點也許帶點直白與疼痛(?),那是我所認識的「生命」這件事的本質,它帶給我很多的學習,而我將把它們介紹給妳。

我擅常的主題是:性與身體、親密關係、原生家庭、情緒困擾、低成就感、生存焦慮(金錢/資源)、生命意義等主題。

阿梅梅:

會有愛。

會有一種因愛而來的對決、是一種戰鬥的形式。

會有一種莫名所以的深情,那種深情是凝視生命、與生活本身的堅決。

但也有可能沒有那麼嚴重,阿梅梅的形式,目前以「自由寫作」、隨意、不加思索地書寫(每週半到一個小時),做為成員之間交談、互動、彼此理解的材料,我們會有很密集的交談、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反覆咀嚼妳的喃喃自語與無病呻吟,那些在現實中被不值一哂的瑣碎感想、自憐與自溺,來這裡,可以被認真對待。

這並不是說來這裡你一定不會得到吐曹,但是即使是吐曹,也會包涵一種絕對的、理解的心意。來這裡,你會得到這份心意。

 

2015年冬季,宋十夜與阿梅梅的三個小團體

梅:自我回溯與原生家庭議題小團體

2015/12-2016/01

每週五19:30-21:30

帶領成員以「自由書寫」的技巧,成員必須承諾每週半到一個小時的個人回溯時間,進行關於童年經驗、原生家庭,以及對當下生活的檢視反省,團體成員會於聚會時間傾聽彼此的故事,給予回饋、支持與理解。

小團體的成員不只在處理自己議題時會得到幫助,就算僅僅是跟隨團體的動力、傾聽別人的故事,也能牽動自己的狀態、找到進展的與療癒的破口

報名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XFu4kjbKYs7JZJL98EIXAJ1F_ftHlqLP8mQNRmoZ92Y/viewform?c=0&w=1

梅:童年、死亡與愛(進階)小團體

2015/12-2016/01

每週六20:00-10:00

延續第一期的自由書寫模式,以「進階」的方式,深入探索成員個人生命敘事與個別議題,並且將從童年經驗的追溯開始帶入死亡的關照,深度面對「現在生活」的既存模式與面對親密議題的黑暗面。

因為這個團體設定是以已參加過一期八週的學員為主,若是有新成員想要報名這一班,可能需經至少一次的個別面談。

報名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XFu4kjbKYs7JZJL98EIXAJ1F_ftHlqLP8mQNRmoZ92Y/viewform?c=0&w=1

 

夜:生命整合小團體

適合:女同性戀、女性、有親密關係困擾者、想要療癒關係、探索自我生成歷史、探索身體與性自我、回溯原生家庭、取得人際關係支持者。

以聚會談話的方式進行,內容可能會談到性、身體、生活現況、親密關係現狀與問題、與父母親的關係、回溯原生家庭、人際關係問題、人生困擾、低成就感…等,視小團體狀況而定

報名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uWw9g_UaUn4R9vllQ_utQm0vMj3qSCE5dLorlnMh4Ek/viewfor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