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者見證之] 阿梅的小團體成員說


一、
我覺得我無論如何都難以喜歡自己,這又跟沒有自信毫無關係,當然也不是什麼學會愛自己那種陳腔濫調就有辦法輕易拯救,事實上也沒有被拯救的需要跟必要,要活下去唯一的辦法就是不斷跟自己和解,這不是一件很輕易的事,有時含有大量的妥協,就是那種沒什麼好結果的一再妥協。
是因為具有這種人格,各種緣份之下認識了阿梅,參加了她第一次做的自我回溯寫作團體,是巧合也不是,大概就是一種物以類聚,上天給我最慈悲的那種。非常堅決地就報名了。
我很想給出一些更實用的保證,像是參加了小團體人生就突然找到意義,工作有著落,考試考一百分,身體健康萬事如意,但是沒有,其實沒有什麼改變,我還是過得很魯,一點辦法也沒有,可是我終於有點明白,這麼多年來花這麼多力氣把自己從裡到外生吞活剝並不全然是一種浪費;為了讓自己活得稍微舒服舒坦一點,幾乎丟掉了全部的東西,狼狽不堪地待在生活裡的時候,還可以長出一些力氣對自己說,辛苦你了。
期待深度心理治療或是怪力亂神的話,這些都不會在阿梅的小團體裡發生。參加這個小團體不會讓你從今以後不再生病,也不會為你指出任何方向,如果你需要的是這些,加入前請三思。但如果你是這樣,即便在最困難與自己和解的時候,也盡力想要找出一個比較舒服的姿態活著,那麼請你來。
二、
我才剛參加過一期的小團體,很想推薦給大家。
我其實是個很難信任別人的人,我太需要親密感和歸屬感,但當第一次聚會阿梅發下紙張讓大家自由書寫,我亂寫一通之後在大家面前哽咽,我竟然覺得成員給我的回饋是那樣溫柔。
在每週回家功課的自由書寫裡, 不用敘述、不用釐清、不用向誰交代,儘管把浮現在心裡的句子記下來,無論忙碌或主題如何讓我拖延,在備好音樂及飲料讓自己舒適點的半個小時裡,我總是能把那些我以為並不影響我的事情寫出來。
我其實擁有一個再陰鬱、再激進、再不道德都可以談的生活圈,但每當面對小團體時,我還是覺得有好多話要說。
我總是以為我毫無保留地寫出全部了,卻有成員說:「我覺得妳是透露最少事情的人」, 我也是到參與第四、五次以後,才突然感覺,我其實還沒有好好地把自己放進來。 小團體是這樣的事情,你會在互動過程中,發掘自己在人際中的盲點。
其實,我還沒有在當中確實解決什麼困難, 但每當哪一句話突然讓我鼻酸,我會知道這與我有關, 那將會是我生命議題的線索。以前當宋十夜對人說:「有些東西,像是愛,就是種你沒看見就不會相信的事情。」 我是會在一旁亂入:「愛不存在。」的人, 但經過小團體,我好像開始能夠有類似於「愛」的感受。
認識阿梅和十夜最好的事情, 大概是你慢慢能知道, 你其實沒有你想像的那麼不重要,你的情緒並不渺小, 而且其實很多人跟你一樣。
也許你看似過得很好,但總感覺還是有那麼一點困難,也許你什麼心理諮商管道都試過了,但就是起不了作用,小團體也許會是個選擇,如果你這次願意相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