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這個世界上,妳沒有任何可以相信的東西。


如果在這個世界上,妳沒有任何可以相信的東西。

12436130_1146472112032250_1110547550_n

如果這個社會、父母、男/女朋友、朋友,妳都不知道可不可以相信,如果連奧修的心靈小句都不能給妳信心,如果妳連自己的不相信,妳不知道自己應該哀傷還是憤怒,應該甩對方一巴掌還是朝自己插一把刀,應該放下應該相信這一切只是課題終會過去,還是應該怎麼樣。妳搖擺不定,來時路茫茫,前路尚未明,一切都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時候,至少,妳還有妳的不知道/不相信呀(‪#‎每天來點負能量XD‬)。

我說的是真的,當一切迷網籠罩妳的時候,反正妳什麼也無法確定,但是這個不確定的感覺是真的,當妳對自己應該是怎麼樣的人感到疑惑的時候,至少這個疑惑是真的。

其實這個不知道/不相信/不確定/疑惑,就是妳真實的感覺,我們至少可以相信這個感覺吧(是說反正妳也沒有別的選項XD)。反正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不相信/不確定/疑惑,那我們應該也無法確定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什麼對自己比較好,什麼對別人比較好,什麼比較應該,什麼比較不應該。我們要知道,在這個狀況下,其實自己是沒辦法做什麼的,而且,這個時候什麼都不做,也許才是好的。

如果妳連這個都不相信的話,那妳真的沒有別的路可以去了。因為妳真正不信任的,是做這個判斷的自己。如果連妳都沒發現妳在對自己不信任/在否定自己,那也許就是事情總是會如此發展的原因吧。

看到這邊,如果妳內心浮現的句子是:「沒錯,我就是這樣,我好糟糕,我好愚蠢,我活該,我沒用,我該死。」啊哈,妳至少可以再發現關於妳的一件事了,就是:「我在攻擊自己,無論如何,無論發生什麼事,我總是在攻擊自己」。

認識到這件事其實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妳總是在攻擊妳自己,妳總是在妳的胸口上插刀,妳總是想要呼自己巴掌。當妳什麼都不知道/不相信/不確定/疑惑的時候,妳卻沒有發現妳這麼用力的攻擊妳自己,妳沒有辦法指出那個攻擊自己的意圖。或是妳發現了,但卻沒有因為指出這個意圖而停止妳對自己的攻擊,那是因為,妳把「指出這個意圖」都當作是一個攻擊了。

這個機制相當完美,一層蓋一層,所以最後全世界都變成一個為了攻擊妳而存在的地方,哇,妳都沒發現妳其實很強大XD。

相信的意思其實是,在所有流動的感覺中,捉住一個確定的東西,而且就算這個確定的東西是錯的,也無所謂。反正我們在這團迷霧中也無法做判斷,尤其是我們的判斷經常是由「攻擊自己」這個內心戲大導在操刀,使用種種劇情和種種情緒加料演出。這個自我攻擊的模式是很難停下來的,所以也別想可以去操縱它,我們所有弱弱無力的反抗,也只是在為自我攻擊這個模式加點油添點醋罷了。

所以,應該怎麼辦呢?如果妳對自己的世界,以及對自己的不信任,是一個妳根本停不下來的迴圈,妳至少還可以再瞭解一件事,那就是:妳的自我攻擊戲碼,是被某項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所驅動的。

目前為止,我們至少可以從所有的不確定中,確定了三件事:
一、這個不知道/不相信/不確定/疑惑,就是妳真實的感覺,我們至少可以相信這個感覺。
二、我們總是在攻擊自己,不知為何。
三、自我攻擊戲碼,是被某項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所驅動的。

就算只有三件事情是確定的,也是目前為止我們可以為自己做到的很了不起的事了。第一件指出妳真實的感覺。第二件事指出妳的一個模式。第三件事指出這個模式不知道被什麼驅動,而且自己無法將它停不下來。

我們其實不需要去瞭解我們的感覺是為什麼、自我攻擊自己的模式是為什麼、或去瞭解攻擊自己的東西是什麼。在現在,如果我們停不下來,我們哪裡也去不了。所以沒關係的,這樣就很好了,我們可以休息一下,人生其實沒有一定什麼事都要很清楚。吸一口氣,至少維持3秒鐘不要被那個迴圈捉到。然後,去做任何不會被迴圈捉到的事,去摸摸貓,用工作逃避也沒關係,妳這樣是OK的,已經夠了,可以停下來了,真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