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團體=人際互動經驗的擴展


12422337_1190107694335358_502746400_o

今天晚上的一對一蠻成功的,沉寂許久的個案有了不錯的進展,其實她是一個對自己的情緒頗瞭解的女孩,可是瞭解那些情緒並無法幫助她真的離開那些情緒。今晚我和她一起比對了她剛開始諮詢時對自己某些狀態的描述,以及今天晚上的描述,雖然用的語言一模一樣,但這之中有了很巨大的不同。

在以前,對於無法得到她所想要的,她的描述是一種尖銳的「她要,她就是要。」,現在,她仍然說「她要,她就是要」卻少了指責,多了真實情緒的出場。前一種表達是向世界奪取,而且那個奪取其實虛虛的、好像她也不確定她要,而且她也不喜歡,因為她知道,如果是她被別人那樣奪取,她會不舒服。後一種表達是「我這裡好痛,我想要被照顧,我好想好想被照顧」,這種表達不需要奪取,只需要發出,自然就會有人靠過來想要秀秀她。就算她內在最深層的感覺是憤怒,基於關係的憤怒表達也可以像一座橋,連結人與人之間,這樣的關係互動本質要有機會浮現,是需要許多條件的聚集的。

她變得比較敢於揭露真實的感覺,我想是因為她漸漸可以信任小團體的成員並不會傷害她,她對於自己的認識也變得穩固,在她剛開始找上我們的時候,她幾乎沒有什麼事是確定和相信的,她甚至不信任她自己的感覺,不論是痛苦還快樂,什麼事情都是不斷輪迴的懷疑和推翻,最後都變成自我攻擊的武器,狠狠插向自己。我認為這是她在小團體中明顯的進步(她參與阿梅的小團體2個月了,同時與我進行一對一的對談),所以才能促成今晚的進展。

當她可以在小團體中經歷有人大哭、陷在自己的情緒之中,但之後被整個團體的成員安慰和秀秀,就會知道這個世界上是有人願意支持自己的;有人勇敢讓團體成員看見自己醜陋的時候,就會知道醜也沒關係、還是可以被大家接受;有人憤怒但發現有人可以承接那些憤怒,就會知道生氣是可以被接受的。所有在小團體中的人際互動體驗,不論是好的事件還是壞的事件,都可以成為人際互動經驗的擴展。

小團體就像是一個加裝安全及解說分析機制的人際互動實驗室,讓成員體驗各種不同的互動可能性,就算主要歷經某事件的主角不是自己,也會跟隨團體一同載錄該互動的經驗資訊,在這中之辨識關於情緒、情感互動的內涵,並在人際關係間的創造性經驗中,學習何謂關係的本質。

我想起本週二在我的團體中,在一個長達一分鐘的情緒衝突後,我們跳過是非對錯的討論,直接向其中一個成員道歉:「很抱歉讓妳不舒服」,當時我判定那位成員需要這樣柔軟的處理,於是大家一一的和她道歉,然後我以為這件事就這樣結束了,沒想到,在團體結束回家後,我前後收到二位成員的訊息,詢問她們的某句話某個行為是否會讓人受傷。

在談話中我可以感覺到,在經歷了今晚團體中那樣緊張情緒之後,她們的感覺並不是覺得可怕或創傷,而是希望可以給予其他成員更多的照顧,那個照顧的心意讓我覺得可愛,其中一位成員甚至表達了他好喜歡團體,好想要和成員們交朋友。我這二天在內心咀嚼這件事,覺得大家其實是很希望如果自己是那位成員的話,也會想要直接被柔軟照顧的吧,這其實是一次成功的人際互動經驗,並且激發了成員們彼此想要照顧彼此的意願,我想是因為大家很喜歡、也很想要這樣這樣不同於現實人際互動的經驗可以被更多更大的擴展吧,也希望自己是有能力柔軟照顧別人的人吧。

小團體真的是好可愛哦,我整個有種談戀愛的感覺呀(暈),這種感覺真好呀(嘆)。

廣告:週日下午班會在四月開始,現在正在進行成員募集哦!週間晚上班會於五月招募新成員,報名請點此小團體介紹請點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