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自己嚴格的人,也會對別人嚴格」


495709-2

為什麼一個對自己嚴格的人,也會對別人嚴格?

拿擠牙膏來舉例,有些人喜歡從後往前擠、有些人喜歡從中間擠,有些人愛擠哪就擠哪,這沒問題。但有些喜歡從後往前整整齊齊擠的人不能接受自己的牙膏被從其他地方擠,他會不舒服,不論原因是什麼,他有一個「牙膏就是要從後面往前整整齊齊的擠,否則就會不舒服」的環境結構。

所以有時會聽到人家說分手的徵結是因為擠牙膏的習慣不一樣,就是因為這個人與別人一起住的時候,他對擠牙膏後面所代表的那個環境結構很容易受到挑戰,所以雖然是一件小事,而且很難讓人理解你的情緒到底怎麼回事,就是因為這樣,它成為一件雙方都容易累積「感覺不被尊重」的情緒的小事。

這個吵架甚至可能撈過界,發生在「別人家的牙膏應該怎麼擠」上,雖然自己也知道不應該,但就是沒辦法。其實就是因為這件事的背後一點也不簡單,也許是這傢伙小時候因為媽媽有需要這樣擠牙膏的環境結構,如果他沒這樣擠就會被敲手指;也許是因為這傢伙小時候曾經因為這樣擠牙膏被稱讚乖,他喜歡那個被認可的感覺所以他開始習慣這樣擠牙膏,無論如何,就養成了他對擠牙膏的某種信念。

每個人都有一些像「怎麼擠牙膏」的小小眉角的部份,例如喜歡用乾的碗筷、沒有洗澡就不可以上床睡覺、不喜歡坐捷運因為臭、不喜歡看有雞雞的A片因為很噁心……太多太多了,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小眉角,但很不幸的,不是每個人都能同理其他人的眉角。

而對自己嚴格這件事,有點像是「眉角很多很全面」,對自己嚴格這件事可能體現在:不可以示弱、不可以做錯、不可以沒有得到別人的歡心、不可以沒用、不可以考試沒考100分、不可以讓別人覺得自己差……等等,不勝玫舉。

對自己嚴格的人,就像擠牙膏背後隱藏的環境結構一樣,也有一整套這些信念生成的理由。考試一定要考100分,是因為考100分爸媽老師才會開心、如果沒考好會被處罰、嫌棄。於是這個人就會有一個信念慢慢形成:成績不好是不好的事,表示這個人不好。

於是這個人就漸漸的變成了一個嚴格的人,因為被嫌棄會不舒服,他不想要重復不舒服的感覺。他要變成很優秀很厲害的人,這樣大家就會喜歡他,所以他會對自己嚴格,要求自己要做到讓別人滿意。

如果這個人在成長的過程中沒有收到「成績不好代表人就是不好的」以外的信念,在他長大了之後就會自然而然地,用他所理解的這個信念同樣的套在別人身上,因為他的世界只有這個規則運行,這個規則的運行是經過千百次的重復確定的,用獎賞用處罰,無法輕易撼動。所以日後別人如果做不到,那就是別人不好,這個信念背後的環境結構就是這個人的世界的真實,他沒有經驗過不同的可能。這是為什麼一個對自己嚴格的人對別人也會嚴格的原因,因為這個人背後有一個嚴格的世界觀。

可是,如果可以選擇的話,一個對自己嚴格的人,會不會想要舒服一點、不要對自己這麼嚴格呢?如果他有想的話,為什麼他做不到呢?這不是一件腦袋清楚的人都可以做到的事嗎?不是很簡單的事嗎?想想看,小到擠牙膏這樣的小事都有它歷史生成的原因,「想要讓人認可、被喜歡的心意」所生成的過程就更複雜了,去理解也會很困難,要再次相信自己是可以被喜愛的就更困難了。再加上整個社會確實是認定「分數=人的價值」,79分或80分的差距並不是1分,而是成績單好不好看,分數變成不只是學習結果的判斷;學習知識的重點是以後可不可以在社會中取得好的社經地位,這些社會的價值觀都會讓這個信念很難被重新建立。

那該怎麼辦呢?其實這是一個連續的過程,一個人得先意識到「我其實對自己很嚴格」,這時他是在認識一個關於自己的真相。但在認識後,這件事不一定會改變。從這裡,再到「一個對自己嚴格的人,也會對別人嚴格」時,連結出現了,這句話的潛台詞是:「我發現我對自己很嚴格,但這個認識並不會讓我想要照顧我自己。可是如果這個嚴格的環境結構不但會在我身上作用,也會同樣的影響到其他人……我是最清楚被自己嚴格對待是多不舒服的人,所以……如果可以的話我不想要讓別人也遭受和我一樣的對待。」

從「我對自己很嚴格」到「對自己嚴格的人也會對別人嚴格」,其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需要一些機緣,也需要一個安全的空間可以讓它萌芽,更重要的是,它需要一些勇氣,在舊的卡住的關係模式中暫停,在疼痛和不願面對中緩住,在對世界的憤怒和對自己的尖叫中,在內心深處升起溫暖的期待。

「一個對自己嚴格的人,也會對別人嚴格」這句話是在一個小團體成員的臉書上看到的。這個成員其實在去年和我進行了不短時間的一對一諮詢,雖然我們也深入不少他的灰暗過去,也一起哭一起笑,但老實說,對我來說那段時間的嚐試其實是失敗的,因為在一段不短的時間過去後,他並沒有明顯的移動。他是一位特別聰明的年輕男生,對自己情緒變化非常敏銳具有洞見,也花過很長很多的努力與自己的情緒待在一起。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他不願意往前、不願離開痛苦的狀態,耽溺在自己的狀態中,按照他的說法「這樣比較安全」。

在前五次的小團體中,他的作業一直是最……放鬆的XD,待在團體的意願也很不明確,不過參與的過程還蠻認真的就是了。我原本有點擔心他的進度,但後來想想,決定相信他自己的速度,他其實一直都很清楚自己在幹嘛。結果,第六次小團體的最後十分鐘,我們終於有了點進度,那天我問他下次作業要寫什麼,他一貫的回答說哎就那些就那樣,我看著他的臉,突然很想問他:「你一直在這個狀態好久了,你會不會……有沒有一點點想,想要更多一些、再舒服一點點?可以放鬆一點點,可以更多一些感覺到別人對你的心意和照顧……你有沒有……?」

我問的其實很飄渺,但我覺得我應該是有收到一點點來自於他的__訊息(實在不知道該說收到了什麼,小團體就是會有飄在空中的對話框,雖然說不出來但確實存在),而且我其實是不相信已經六次了,他真的一點變化也沒有。他回:「我想呀……」那個回答比我預想的快了一拍,就是那提早的一拍,讓我簡直想要在內心大聲的歡呼:『yes!!!!!!(但我表面上還是很鎮定的微笑的說:「好哦,等你。」)(唉做這工作有時真的很孤寂,個案常常不知道我的激動感動和想嗄嗄尖叫的心情)』

期待其實是一個美好的心意;期待有一種破開裂口的力量;期待的本質其實是作夢般的,夢見意願的輪廓;期待會開啟空間,攪動陳舊的時光歷史,讓光透進來。期待可以帶來一股暫停的動力,暫停舊有模式輪迴的瞬間,那個特別的時刻就叫作「自由」,自由是非常有力量的,同時也很可怖。但是無論如何,當自由的時刻來臨,旅途就又開始了。

對這個議題有興趣的捧油,也可以加入生命整合小團體哦!週日上午班會在四月開始,現在正在進行成員募集。週二晚上班會於五月招募新成員,報名請點此「小團體是什麼?」請點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