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活著的人並肩」:推薦公眾報導募資計畫


http://we-report.org/proposal/9716

計畫連結。

並肩

 

計畫提案人吳妖妖,是我的第二個小團體的第一批成員之一。

去年十月,我在外地的工作中,他訊息給我,說活著很累、覺得自己狀況很糟,我在訊息這邊工作中間的豔陽下、趕路中,一面看著手機訊息慌忙回訊,不能控制的一直一直哭。我也不明白這是為什麼、我也不明白我自己究竟在哭什麼,那個時候,我其實可能不會覺得自己跟妖妖很熟,熟到他對我發求助或者關於自己狀態的訊息我會需要那樣一直哭。但我真的沒辦法停下來。

那時我已經在第一個團體的第一個階段中間,後來,在我計畫開第二個團體的時候,我就傳了一個短信給妖妖,希望他給我、也給我所在的這個世界一個機會,試試看,邀請他來團體一段時間。然後就到現在了。妖妖那時候給我的回應是一個死亡預告,他說他願意來團體試試看,但是他知道他是不要活的,並且給了我一個具體的、他想要的死亡時間。

我們試了兩個月,農曆年前他開始構思這個寫作計畫,年後他住院一段時間,幾個轉折包括他打電話給我非常沮喪,因為投稿的補助案件都沒有獲選,在那之後又低迷了一小段時間,他在團體裡宣佈他決定了就算沒有人補助還是要做這件事,因為他明白這是一件「應該我做而且我可以做」的事,而這個計畫將要執行的時間,如果我沒記錯,差不多是當時他告訴我他決定要自主死亡的時間。

這是我跟妖妖的關係,這是我要推薦這個募資計畫的原因。做團體、也做個案談話的這段時間以來,我其實也覺得我自己的生命莫名其妙,有人問我到底「想」做什麼?我說我就「想」把人修好,太想了。有人問我:「這真的修得好嗎?妳真的看見過一個壞掉了又被修好的人嗎?」──畢竟,在我試著回答這個問題之前,你們得要知道,我是一個不信醫生、不信藥的人,我不信的事情還有很多,但是我相信人,不是這個或那個人,我相信人、就是人。相信生命有其意義,相信關係、相信旅程,與任何一種「好」的可能性。善就是美,關係是愛,在這全部的可能性裡面,我們會打架、我們會損壞,但生命可以好,那個「可以」就是美的。於是對我來說,這就是一個活生生的福音,或奇蹟。對,我看見了,我相信的事情就是我看見的事情,我看見它就在我眼前發生。

妖妖的寫作計畫,標題是「與活著的人並肩」,愛滋議題與性有關、與死亡有關,它是疾病,但又不只是疾病。與世上所有的病一樣,這個標題透露寫作的人對死亡的態度、也述說了他對生命的關注。募資期間兩個月、募資的目標二十二萬元,今天是募資起始的第三天,邀請我的朋友們閱讀、支持,或者幫忙轉發。

謝謝你們。我愛你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