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花博展現了京奧的野蠻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10/new/sep/8/today-o1.htm

 

◎ 戴瑜慧、郭盈靖

是的,遊民不美觀!那掩不住的悲傷容顏,配不上花博該有的歡樂節慶氣氛。那一個個寒傖,包著睡袋雨衣的家當,更是礙眼,無言的戳破台北城的富裕假象。

自以為承辦花博是青史大事,為了選舉更是熱血沸騰的市政府,在只准成功的命令下,祭出了前所未見的國家暴力手段,務必將「丟人現眼」的遊民,限期掃蕩出城。這樣的鐵腕,頓時讓台北花博,得以和北京奧運、南非世足齊名。不過這個名聲,是獨裁者的名聲。北京奧運以流血方式驅趕遊民、農民工、蟻族。南非警方甚至祭出格殺令對付窮苦的遊民、外國移民和街頭小販,而遭到國際特赦組織的公開譴責。一場台北花博不僅將台北人權指標急速降級到與獨裁政權等級,更是大步倒退到戒嚴年代。因為在戒嚴時期將遊民視為犯罪者,可由警察任意取締的政策,在民主化運動之後,已於一九九四年廢除。

為了驅趕遊民,北市府竟「情商」善心人士,暫停發放便當。或許官員不知,這一狠招,打擊面已遠超遊民。因台灣目前有許多失業者、老人、婦女、因疾病無工作能力者,因身無分文,而與遊民一起依靠每日的救濟食物維生。第二,這招將人當做流浪貓狗驅趕的方式,或許有效,卻是狠毒非常。直是要將最底層人群的生路截斷,成為消失不礙眼的路旁餓死骨。第三,除了斷絕食物來源,台北市政府更不斷的惡意沒收、丟棄遊民的包裹家當。這些家當都是遊民求生存的基本物件,包括保暖睡具、衣服、雨具、藥品、驅蟲劑等。任何一個物件被沒收,都將嚴重影響其生存機會。因為一旦著涼感冒,慢性病的藥物中斷停用,被健保體系排除在外的遊民,面臨的又是新的生死關頭。

「花博會營造出一個超越政治、跨越種族的美麗彩花新視界」,這是郝市長在花博官網寫的祝願。然而,我們看不到市長允諾的多元寬容新視界,卻親眼見證了政府官員為了選舉,「超越預算、超越做人分寸」的獨裁與虛偽。當代漂泊協會與遊民行動聯盟強烈要求北市府立刻停止驅趕、停止沒收、停止騷擾等所有迫害底層人民生存權的暴力行動。

(完整版請見「當代漂泊」官網http://homelessoftaiwan.pixnet.net/blog,作者分別為美國南伊利諾大學大眾傳播與媒體藝術研究所博士候選人、遊民行動聯盟召集人)

廣告

立報 2010/09/02 花博趕遊民新聞


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99447

為花博趕遊民 綠黨候選人抗議

【記者呂苡榕台北報導】為了11月即將到來的「國際花卉博覽會」,台北市政府大規模驅離萬華區遊民,綠黨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在網路發起「夜宿街頭」抗議行動,要求市政府重視遊民人權。

1日晚間,宋佳倫與朋友一行7、8個人帶著行囊前往萬華龍山寺,準備夜宿。宋佳倫看到清潔人員正在用水清洗,以這種軟性方式驅趕遊民。遊民表示,以往都是一天清掃一次,現在卻是一天清洗3次,早、中、晚一次4小時,遊民只得離開。

宋佳倫氣憤質問,這裡有這麼髒,需要一天洗3次嗎?市政府這種浪費水資源、人力和金錢的方式,只為了維護台北市門面,驅趕城市裡最底層的人,會不會太誇張。1日晚間在艋舺公園,附近幾名里長帶著黑衣男子前來關切,雙方甚至爆發口角,里長強調:「我們都支持市政府的作法!」

除了以清理為由進行驅趕,據報載,台北市政府要求固定在當地發放便當的慈善團體不要過去。長期關心遊民議題的「當代漂泊」成員郭盈靖表示,台北市這種做法簡直回到戒嚴時期,過去政府對遊民的態度是以警察取締,把他們當成不法份子,雖然現在「台北市遊民取締辦法」在1994年已改為「遊民輔導辦法」,但政府的態度始終如一。

郭盈靖氣憤地表示,台北市政府帶頭驅離遊民,是相當獨裁與殘酷的作法,阻斷遊民的生存機會。「市政府花了1百多億把台北市打扮得漂漂亮亮,為什麼不是拿出1億打造社會住宅,讓打零工的遊民有個棲身之處?」

萬華地區遊民結構特殊,多是上了年紀或是疾病纏身的遊民,要進入就業市場比較困難。郭盈靖強調,補強社會福利才是積極的作法,而非只想把他們藏起來就好,「更何況花博又還沒到!」

遊民問題牽涉就業等面向,宋佳倫以自身為例,8年工作經驗中,3到4年都是派遣為主,自己也是成為遊民的高風險族群。她認為政府應該保障勞動條件,避免更多人成為遊民,郭盈靖也指出,「貧窮」是最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而非遊民。


夜宿龍山寺活動:fb活動被刪、與三個里長起很大的衝突


 

昨天早上因為看了這個新聞覺得很過份,警察明明知道依法無據仍然要把遊民、攤販、性工作趕走,可是我們真的要讓他們這麼做嗎?????所以在FB上發起了一個活動「陪十小夜去夜宿龍山寺」,想要去夜宿龍山寺睡,看看警察會不會來趕。

 

結果下午一點多我出門去選委會領空白收據,回到家大概四點多,發現活動憑空消失了。因為我是從gmail的fb通知說活動底下有新留言的網址直接點進去看的,所以絕對不是網址錯誤,在過期活動裡也找不到,後來想想應該是被檢舉拿掉了,可是我並沒有收到任何被檢舉移除的通知信,至到今天早上仍然沒有。

 

我可以理解會有些人不認同這個活動,可是現在我連誰反對我什麼理由我都不知道,這樣究竟檢舉功能有什麼用?如果這是一個社交網站,就應該提供"構通"需求。反對這種事情不是不要看到就好了,世界永遠不可能乾淨,可是我們可以談,我們可以談你覺得此活動必定不可以出現在FB的原因,fb這樣處理太草率了。

 

以上是到龍山寺之前發生的事。

 

到龍山寺和鐘銘、阿端會合之後,他們兩個帶我去看正在進行水注清理的走廊,說看:他們根本是在軟性驅離街友!這時有街友聽到我們在談這件事,就走過來說他們很過份,以前只有在白天清理,現在連晚上也清,這樣叫人怎麼睡。於是我們走過去問他們為什麼晚上也開始清理,清潔人員說:「因為髒了。」又問晚上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也噴水的?清潔人員說:「今天開始。」後來我們問到他們從今天開始以後,每天都要清理三次,一次四個小時,時間分別是8:00~12:00、13:00~17:00、18:00~22:00,而且一直有街友走過來跟我們說,有人會把他們的東西丟掉。

 

這是什麼意思?市政府耗能耗時耗人力,在花錢驅離都市中最貧窮的人,這是什麼意思????

 

此時記者已經把鏡頭架好了,我們開始說明我們來這裡的目地,突然遠方走來一大群人,可能有七至十個人,而且裡面有看起來很凶很凶的人(抖),我很緊張,因為不知道等一下會發生什麼事情。帶頭的三個中年男人問我們今天在這裡來這裡目地是什麼,我們說「我們要睡在這裡」,他們說:「睡在這裡?」從影片中可以看出來,我很大聲的說了聲:「對呀」然後對方就說:「幹嘛這麼凶。」凶,當然要凶啊,你不知道你們這麼多大男人夾著我們質疑我們,我們會感覺不出來你們就是要來嚇我們的嗎?????雖然我很害怕,可是當他們一邊叫囂叫我們不要這麼凶,又說一個女孩子這麼凶是要幹嘛的時候,我就爆炸了,尖叫+撕吼(因為對方人勢浩大聲音也很大):「幹嘛女孩子不能凶!」然後我們就開始發生非常激烈的爭吵大概有十至二十分鐘。

 

三個里長的意思是:他們堅決反對我們在這邊製造髒亂,我們請他們指出我們製造的髒亂在那?黃頌:觀光客也會製造髒亂,那為什麼不趕走觀光客,遊民沒有錢消費他們製造的圾垃一定比里長先生少。中間一度他們訴諸他們也有照顧遊民,會告訴遊民社會局有以工代賑,說他們也有協助遊民找工作,我:以工代賑可以處理他們長期失業的問題嗎?後來一位里長說:要解決遊民問題就叫遊民去睡我們家門口就好啦,我說可是你怎麼知道遊民會想來睡我們家?linda說:「我們在台北沒有家,我們沒有錢!買不起房子!」

 

其實還有很多很令人生氣的話,其中一句是一位里長在影片裡說的:他支持市政府的作為。而且他可以代表全萬華的人要驅逐遊民。到後來里長們開始喊:「作秀、作秀」,可是我們都知道,他們也會參加此次里長選舉。後來三個里長見我們只是更悲憤而且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街友也越來越聚集過來,而且也有遊民開始站出來罵,所以就打算要走了,其中一個最後還一直回過頭來講,結果惹得linda又大罵,另一個他們的人就回頭要衝過來打我們,被他們自已的人制止,linda說他們要結束是因為這個場已經要打起來了。

 

後來,很多阿伯們都走過來跟我們講話,後來的後來,他們給了我們一些掌聲,我們還聊了很多很多,linda問他們願不願意陪我去領市議員登記表,他們說:去呀,幹嘛不去!

 

我已經無法說的更多,我很累,昨天本來預計是一個和平的夜宿龍山寺活動,沒想到會引來這麼大的衝突,所以黃頌建議我們晚一點就來回家好好的睡覺吧,因為我們都還有很多很多的事情要做。

 

可是有一些問題,我希望看到此篇文章的人都好好的想想:到底一個小小的夜宿龍山寺活動,為什麼會引起三個里,這麼多地方派系的關心呢?他們真正的關心是什麼?

 

ps我們待到凌晨三點離開,事實證明其實我們根本太乾淨警察不會來趕我們,警察只會去勸看起來沒有攻擊力的街友離開……

pps中間有位來嗆的大哥跟我說:他剛剛叫遊民去廁所尿結果遊民不理他就直接旁邊尿,可是稍晚我們也去上廁所發現,我上完廁所走出來想說為什麼有二、三個街友站在外面,原來我的男性朋友也在上廁所,而小便斗只有一個。

 

佔地一千八百多坪的龍山寺只有一座廁所,裡面女廁x2,男廁小便斗x1+座式馬桶x1,根本不敷使用。有一位路過但很關心這件事情的江大哥告訴我,照理說一千八百坪的公設要設置六座廁所,而且是東南西北都要有,可是市府將地底下的捷運站的廁所也算進去了,可是捷運站晚上就關門了,這裡的廁所根本是不夠用的。那是我的話大概也會想要隨便尿尿就好了氣死我了!!!!!

 

可是在這裡我發現一件事,其實我們也不想跟里長引起這麼大的衝突,因為這對住在這裡的街友也不好,可是里長們看事情的方式完全阻隔了有可能解決他們想要解決的事情,他們的邏輯會是:不要髒亂就不會有遊民,所以當然不要多蓋廁所以免遊民更多。可是就像黃頌說的:「不要髒亂不是只有杜絕遊民這一種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