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獻金報告] 捐款剩最後六天!


各位好朋友們!

不知不覺選舉已經只剩一週,

讓我來報告一下我的政治獻金現況:

 

在九月的時候市議員選舉保證金20萬元就以二週多的時間,集眾人之力完成!

 

而我的競選總費預計是30萬元,主要的經費支出是人事,佔三分之一以上,另三分之一是文宣等宣傳品,最後三分之一,則是行動活動雜支開銷等等。

 

而目前募得之選舉經費有:340283,

總共得到164位朋友的支持!

扣掉保證金20萬後可使用之經費為140283,業已告罄,

而人員之人事經費則到了無以為繼的關頭,

由於政治獻金需於11/25(四)日前匯款,所以要捐款給我的朋友們請快哦!

 

戶名:第11屆臺北市議員擬參選人宋佳倫政治獻金專戶

帳號:118-50-601893-6

銀行:國泰世華 華山分行


註:因為這是我第一次參選所以很多流程不清楚,在辦了此銀行之政治獻金專戶之後才發現此獻金帳戶無法接受ATM轉帳,所以變成大家得去銀行做臨櫃轉帳,不便之處還請見諒!

 

還要再麻煩大家一件事,請於臨櫃轉帳後,註明以下資訊至tnfatale@gmail.com以便開立政治獻金收據:「本名、身份證號碼、連絡電話/mail、戶藉地址。」若收據地址與戶藉地址不同,請另外給我收件地址唷~這是因為政治獻金法規定每筆政治獻金開出去的收據都要有完整的捐款人資料,沒有就要上繳國庫,很不划算……謝謝大家。

廣告

聯合報:宋佳倫出招 文宣:因為窮


【聯合報╱記者吳曼寧/台北報導】2010.11.07 03:17 am

綠黨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日前為支持蘇花改環評落髮。記者吳曼寧/攝影,

 

離選舉開票日不到一個月,各候選人競相端出政見牛肉拉攏選民,綠黨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卻反其道而行,在文宣上明示「我出來競選市議員的原因,就是因為貧窮」,希望以選舉打破政治世襲、財富世襲的選舉文化。

 

宋佳倫表示,因為沒有錢參選,她連保證金主都是從網路或街頭籌措,「我預定向400人募500元,感覺起來很困難,因為連我自己以前都不想捐錢給政治人物。」

 

但意外的是,她竟然在短短兩個禮拜募足20萬,也因此,讓她感受到社會有股強烈想改變的力量。

 

她表示,自學生時代即半工半讀,畢業後做了四份工作,都是派遣性質。很多年輕人和她一樣不是不願努力,但卻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存錢、買屋,這是整體結構的問題,社會資源分配不均,且諷刺的是,最大宗僱用派遣人力的單位是來自政府。

 

「年輕人厭倦傳統的選舉模式,又沒有其他選擇,因此對政治冷感。」宋佳倫說,在政治世襲、財富世襲的社會中,位在底層的年輕人最缺乏機會,卻最需要資源分配,如果像她這樣的年輕人有機會進入議會,就有機會改變,她要為身為派遣工、買不起房子的年輕世代發聲。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5958440.shtml

小晞: 從十夜到宋佳倫


http://www.wretch.cc/blog/lb5466/23550719

@小晞

聽到SM女王十夜要進入政治圈參選議員的時候,我第一個想法是「幹嘛跑去那麼髒的地方打滾?」不過我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我們不熟稔,除了在某個因緣際會下被她綑綁之外,就也沒有再多交集。


對這女孩的理解,就是一個性別游移的SM女同志,我對她的關注,在於她的勇氣與大方,並且運動性格強烈,感情濃烈又難以理解的人總是吸引我,這樣。


最近一系列的報導,她大方坦承自己的生命歷程,最受媒體追逐的是她表示自己是一個「準性工作者」,以及是一個出櫃的SM女同志,並且為了花博驅趕遊民而發起網路活動,和網友一起夜宿萬華某公園。性工作者的定義太過廣泛,新聞不做理論分析而是獨家和爆點!然後這樣一個社經地位「低下」、性傾向和性偏好都很非主流的年輕女孩,籌措不出20萬的保證金可以參選。

繼續閱讀

為了一點可能性—寫在宋佳倫登記參選、繳納20萬保證金的期限逼近的前夕 99/09/12苦勞網


Ms.Pu

責任主編:陳寧

那不是為了任何人。

為了我們心中仍存有浪漫的那一點點微光,不想輕易的放棄。

還不認識十夜,先認識了她的肉體。這個說法聽起來很色情,但其實非常嚴肅,因為那是五一勞工節大遊行前一夜。

隔天早上,全台灣的工會、勞工團體、帶著雄糾糾硬梆梆色彩的幾千個工人,都會聚集在自由廣場,進行工運界一年一度的盛大儀式,天空中將飄滿布條、旗幟,空氣中充滿「要正義!爭權利!」的口號。

那時候「高科技冷血青年」在焦頭爛額的籌備一隻小隊伍,要用裸體彩繪、鐵鍊、白繃帶、裝置藝術,這些活潑一點的方式,聲援洋華光電這種高科技產業勞工。當時我們只募集到兩位男性願意裸體,一個北醫、一個政大的學生,他們從來沒參加過這種勞工運動的活動,第一次上街頭,就把青春的肉體獻給了洋華勞工。

這時候一位不願具名的朋友打給我,也是一個突然加入的熱血青年,她說因為看到洋華工會19歲小媽媽故事,很感動就來幫忙。她問到一位志願的女生聽到我們的訴求,願意為了勞工裸體彩繪,這對我們來說,簡直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

於是,五一當天早上,十夜跟她的女朋友出現了,她們願意讓我們在她的身上畫下:【HTC血汗手機,洋華製造】以及【殺人手機、血汗工廠】等字樣。

我還記得我們幾個畫畫的女生,在她們坦然的脫掉衣服以後,一度不知如何是好,平常喊口號喊得挺大聲,一旦要把口號畫在人的身體上,一群人羞赧得看著眼前的人體畫布,簡直不知道該從何下手。

其他遊行的事情,我都不太記得了,只記得很多雙沾著紅色顏料的手,按在十夜軟嫩的皮膚上,壓著肌膚溫度的觸感。還記得在這種奇妙的氣氛中,十夜閉著眼睛喃喃道出,她自己對這種勞動者的議題有觸動……等等。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