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募】死床俱樂部:女同志/女性親密關係小團體


床死俱樂部1

【招募中】死床俱樂部
女同志/女性親密關係小團體

女友/室友,傻傻分不清楚?
只想睡覺不想幹活?
妳累了嗎?

死床是什麼?

指在長期的親密關係中,性生活頻率逐漸下降,
發展到最後演變為2-3個月一次,也就是1年4次的季節愛;
或一年只會發生在交往/結婚紀念日那天的紀念愛;
甚至1次也沒有,和女/男朋友成為共睡一床,但床笫關係卻像室友一般,
如此便正式進入死床的最終型態:室友愛。

這個詞一開始是在1983年時由社會學家佩珀.施沃茨(Pepper Schwartz)提出,
全名為「女同志死床(Lesbian Bed Death)」,
她觀察到女同志的性生活比起異性戀或男同志少了許多,
也更容易演變為性生活完全消失的狀況。

*並沒有哪一種性愛的頻率比較對這回事,
不論是日日愛還是月月愛,只要符合雙方的需求,就是恰當的。
相比熱戀時,性愛的頻率下降也是正常的狀況,
但如果兩個人的需求不合拍,甚至影響關係品質或其他層面的時候,
才會需要討論和處理。

死床的原因是什麼?

原因有很多,技術層面的有:不知道怎麼取悅對方/自己、
不知道對方/自己喜歡什麼方式、不知道遇到什麼困難、
不知道做愛的方法還可以怎麼變化、
不知道可以向誰諮詢性愛問題。

個人層面的問題有:生活壓力太大、工作太過忙碌、
因為心情憂鬱就顧不了另一半、久了都同一套太無聊了、
覺得對方都沒什麼反應、不喜歡被碰…等。
以上這些都會讓死床發生。

死床是性生活問題,
卻不僅僅只是性的問題,還跟一個人對性的認知及與自己的身體的關係有關。

如果女孩不喜歡自己的身體、覺得性是不潔的、有罪惡感,
在熱戀期結束之後,這樣的狀況就會漸漸顯現在性生活中。
例如不太喜歡被碰觸身體、甚至會厭惡做愛時的自己。
在華人貶乏性的文化裡,擁有這樣對性的看法的女性數量相當的多。

*死床不是心理毛病,並不需要治療,但在某些狀況底下是需要處理的,
例如雙方因為需求有落差而產生爭執,甚至影響親密感時。
但是這個時候通常發生問題的是親密關係,而非性本身。

死床與親密關係的關係?

親密關係的問題很容易影響性生活。
如果伴侶間老是吵架,關係遇到問題卻無法處理,
親密感都消耗完了,就容易影響到性生活。

想想如果兩個人覺得沒有未來可言,那做愛怎麼會不出現問題呢?
性生活是關係某個面向的顯現,如果關係出現問題,性生活也會容易出現問題。

女性其實是非常要求親密感的,所以女同志較容易發生因為親密感減少而影響性生活。

而親密關係的問題,也經常得回溯各自的原生家庭,
是如何形塑個性及處理性緒模式的,
必須瞭解這些部份,才能夠觸及問題核心。

以上這些狀況並不是女同志伴侶所獨有,
也會發生在異性戀及男同志伴侶之間。

*死床雖然可能在某一方身上比較明顯,
但並不表示全部的問題都出現在她身上,
另外一方也有可能在死床的發生上扮演了某種角色。
如果一方努力改善、另一方也共同面對、積極處理,
說不定會起到1+1>2的效果唷!

死床怎麼辦?

首先要確認死床的原因,是因為技術、個人狀況、
對性及身體有負面的認知,還是親密關係出現問題?

如果是技術問題,坊間有許多性愛工具書可以參考;
如果是個人狀況,最好的方法是與對方好好的討論自己的狀況;
如果是對性及身體有負面的認知,或是親密關係的問題,
就比較複雜,可以參考坊間的心理書藉,
例如一些與自己相處的書、或是親密關係、家族治療的書,都會有所幫助。

大部份構成死床的情況,
都混合了以上數種原因,這也是為什麼大部份面臨死床的朋友,
總是無法簡單地找到解決方法。

所以該怎麼辦呢?女同志有福了,加入死床俱樂部!
我們用一個由 8 – 12位面臨類似情況的女同志所組成的互助寫作小團體,
在一定的時間之內,大家一起談談困擾,相互給予支持陪伴,
追求更好的親密關係與性生活。
也適合想促進伴侶關係和性愛品質的女孩兒參加哦!

這是一個實驗性質的小團體,
所以暫時未開放給異性戀、男同志及雙性戀的朋友,
非女同志的朋友也可以考慮做伴侶關係心理協談或個人心理協談哦!

帶領人

宋佳倫/十夜女王
一九八三年生於臺灣,新移民之子,
就讀輔仁大學心理研究所。

二○○距年參與成立臺灣第一個SM團體--「皮繩愉虐邦」;
這十年經常於大專院校及各種場合講述SM、性愛、身體與性心理等主題;
長期關注臺灣同志、性別運動及勞工議題。

近年並致力於臺灣的農業及環保運動,
曾於二○一○年代表綠黨成為臺北市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候選人,
現在正以「生活即戰鬥/修行」的方式實踐心目中的社會改革。

身為女性、性邊緣人群、女同志,
也身為女朋友、女兒,
瞭解女性/女同志生命過程中的種種不易,
希望可以藉由這次實驗性質的小團體,
用自己的經驗陪伴協助也一樣經歷各種波折的各位。

【死床俱樂部】招募中:

❤女同志小團體
❤伴侶心理協談(異性戀/同志)
❤個人心理協談

報名及詳細開班資訊:https://docs.google.com/forms/d/1Ey4ncSv5RP5UefogHdZANmYzJ4H40RCjxPnsJbdXlR8/viewform
(有問題亦可填寫此表單,並耐心等候十夜的回信)

廣告

小晞: 從十夜到宋佳倫


http://www.wretch.cc/blog/lb5466/23550719

@小晞

聽到SM女王十夜要進入政治圈參選議員的時候,我第一個想法是「幹嘛跑去那麼髒的地方打滾?」不過我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我們不熟稔,除了在某個因緣際會下被她綑綁之外,就也沒有再多交集。


對這女孩的理解,就是一個性別游移的SM女同志,我對她的關注,在於她的勇氣與大方,並且運動性格強烈,感情濃烈又難以理解的人總是吸引我,這樣。


最近一系列的報導,她大方坦承自己的生命歷程,最受媒體追逐的是她表示自己是一個「準性工作者」,以及是一個出櫃的SM女同志,並且為了花博驅趕遊民而發起網路活動,和網友一起夜宿萬華某公園。性工作者的定義太過廣泛,新聞不做理論分析而是獨家和爆點!然後這樣一個社經地位「低下」、性傾向和性偏好都很非主流的年輕女孩,籌措不出20萬的保證金可以參選。

繼續閱讀

9/12(日) 下午2:00 敬邀各位來參與宋佳倫/十夜的紙箱競選總部開募


沒有錢租競選總部,那就來個紙箱吧!

 

如果我說我是因為真的窮到、對未來絕望到要出來選市議員,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真的瞭解我的意思。

 

就在我努力地在台北生猛過活的第八年,我發現我辦不到了,我辭掉工作去念研究所,希望能夠暫且不去面對我的未來:我無法相信下一個八年要怎麼繼續在台北生活打拼,我的意思是說,這八年,薪水從一萬八至二萬四,其中有一半是派遣勞工。這八年,我過的很有意義,做了很多的事,認識了很多有趣的人,積累的經驗人脈卻無以為繼。這八年,我耗盡了任何有希望的可能。

 

然後這八年,台灣發生了很多事,樂生伯伯們的房子出現裂縫,最終仍是要搬走了……相思竂的田和三合院,就快要消失在台灣。大埔的土地公也救不了自已的棲身之處……日日春的阿姨們在抗爭了這麼多年,仍然得不到一個回應……這些那些輪番出現,到了我再也無法接受的時候,我變得愛哭,覺得世界正漸漸拿走每一個我所賴以為生的意義、信念,還有對正義的希望,可是,他們怎麼可以?他們怎麼可以不因為我的絕望而心碎哭泣粉身碎骨?

 

「這是不對的。」我想,這是不對的。我還記得在開始變得愛哭的時候,我是看了樂生的記錄片,裡面有個女生在警察驅離的現場絕望地哭道:「留下樂生,是給年輕人一個希望。」每每記起那個畫面我也總是哭的。可是我想,這是不對的,如果他們不願意留下希望給我們,那我們就只好自己給自己創造希望。

 

我很清楚除了起身去做之外,沒有任何辦法了。我本來就什麼也沒有,只能蠻橫地往前走,去把世界走出一條路來。我要成為我自已的環境,用一個年輕人能走的路,能有的資源,能用的方法,邊走邊看、邊看邊說,我想要看看從一個庶民的角度出發,可以往前走得多遠,多大。

 

我們的議政團隊命名為「青年.參議.願」,意義就在於讓青年對於社會與環境的願,成為開啟台灣政治未來一百年的新力量,與擺脫兩黨綁架的政治現實、將民主政治正式還給我們自己的全新契機。可是呀,因為我沒錢,所以競選總部就只能用紙箱啦(如果有錢的話希望可以租一個玻璃檳榔攤當競選總部XD),這個紙箱雖小,卻代表著一股庶民選舉風的開啟,還請大家不要嫌棄,來參與我們的開幕,一起談談我們自已的未來,我們自已的台灣。

 

時間:9月12日(日)下午2點~4點

地點:台北市中正區凱達格蘭大道3號(228公園/台灣國立博物館門口左方樹蔭下)

連絡人:小D/0922-360282

參選blog:https://tnfatale.wordpress.com/

*        20萬保證金募款進度:保證金尚缺145720元(需於9/17日前募到)

*        還請協助此封訊息發出,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