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零壹壹] 剩六週了啊啊啊


P1030750

圖註:無論如何,我看起來就是競選工讀生呀!有一次跟朋友去吃飯,吃一吃老闆問我是不是在幫人家助選?老闆娘說:「不對,她是本人啦!」

 

詠梅&Elza:「就跟妳說,只有候選人會穿這樣,不會有人認錯啦!」

 

我很感激地對著老闆娘問:「為什麼妳會知道~~~?我都覺得大家都覺得我看起來像工讀生欸~~~」

 

老闆娘:「嗯……其實我剛剛也以為妳是工讀生,是我剛剛聽旁邊的人叫你,就是你身上的名字才發現的……」

 

「我的os:真希望幾年後,滿街上都是像我這樣的庶民去選舉,然後再沒有人覺得奇怪!」

 

————————————————————————————————————————————————————

 

啊啊啊,為什麼突然之間就剩六週了!!!????我還有好多篇選舉日記還沒寫!很多照片沒上傳!檳榔攤還沒設立!3萬份DM還沒發出去!肥皂箱演講還沒去!全民女王計劃還沒去做!25萬的競選經費還沒有去募!啊啊啊啊啊~~~~(漂走)

 

(漂回來)可是我已經開始期待開票那天惹!!!!!

 

————————————————————————————————————————————————————

 

P1030772

圖註:包粽子的宋小參選人,南部粽就是要包得紮紮實實地才會QQ好吃~

廣告

[零玖貳玖] 請大家好好地鞭策我吧!


走在要成為一個政治家的路上,其實我真的會害怕,以後會被金錢、名譽、權力所腐化……也許這不是我現在就要擔心的事,可是這不是一個人多有決心、多專業、多清廉、多有能力就能夠克服的事。但要解決這件事也沒這麼難啦,只要很多的人一起看著,這樣的話路就不容易走歪,或是走歪也可以把我打醒,讓我走回正途。

 

只是現在下台門檻比上台高,台灣現在沒有可以讓人民看管著候選人的管道。這個害怕必得要被公開的說出來,我們每一個人都得要好好的看管著這些候選人。

 

所以,請你們必得要好好的看著我,看著我走下去,眼睛一瞬也不能移開。

[零玖貳柒] 第三次感覺到我真的在選舉


 

第三次感覺到我真的在選舉。

 

第一次是領表(還被郝龍斌的團隊超隊)

第二次是登記,

第三次今天拍宣傳廣告XD

 

不過後來想想,覺得不要太迷戀/相信這種感覺,

也是因為最近很多人看我的眼神變了吧,

回到老家的鄰居一直說我很厲害,

前老闆說話的感覺也不大一樣了,

可是對於這個變化我也沒有比較開心啦,

其實我們都應該要去檢討這中間變化的是什麼?

我難道真的因為選舉變得比較oo或xx了嗎~

其實也沒有吧!

 

那不是只是一個工作嗎!????

[零玖壹柒] 起身革命吧,青年人!


 

一直在想要怎麼寫感想,

大概就是:很意外我募集得到20萬,但又沒這麼意外。

 

意外的是二週多一點的時間,

一百多位朋友的支持,

竟然募得到二十萬。

 

不意外的是,

我感覺得到,社會正在蘊釀一股想奮起的力量,

大家都太不滿、悶太久了。

 

接下來還請大家和我一起加油,

起身革命吧,青年人!

[零玖零陸]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


媽媽看到蘋果日報惹… 可是我們家不看報,大概是鄰里拿給她看的,而且可能也說了什麼吧,她一直說她覺得好丟臉,要我不要再繼續做這件事了…我覺得很難過很難過,我不喜歡我的媽媽受到攻擊,可我更難過的是,我也無法停止想做這件事的動力,停止可能傷害我的媽媽,停止表露我的一切真實……好哀傷,到底是什麼讓我們陷入這困境?

 

然後,然後,我的心裡不斷的冒出一句話:「革命那有簡單的。」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不是做文章,不是繪畫繡花,不能那樣雅緻那樣文質彬彬那樣溫良恭儉讓。革命是暴動,是一個階級推翻另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

 

然後,再難過一下下,我就要不難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