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妮:我的朋友宋佳倫要參選市議員


性別流s(Gender Streams)http://www.wretch.cc/blog/GenderStream/7262645

雖然我寫文章,但我還沒有主動寫文promote過什麼選舉參選人,但這次的宋佳倫對我來
說很特別,所以我終於決定花時間寫這封信給大家。

我的朋友宋佳倫即將代表綠黨(綠黨不是民進黨而是一個國際性以環保為主的政黨)參選
台北市萬華中正區市議員,目前還在募款選舉保證金,這是一篇給各位朋友們的募款文(
所以不專業),歡迎轉寄,更重要的,拜託大家去捐款,小額募捐,一人五百元就可以。

我來自一個深綠的家庭,但從我大學參與社運,參與一些政策修法倡議的行動之後,我不
再有特定的政黨傾向,更懷疑這樣互相攻擊,選爛蘋果,充滿無力,充滿不平之怒的政治
現況,就是台灣唯一能有的政治出路嗎?這到底能帶給我們怎樣的未來?

老實說,我跟朋友聊政治的時候,總是有人充滿怒氣,有人急忙迴避,有人不以為然,有
人完全冷感,有人覺得我是叛徒,有人覺得我就是太理想化,有人大概就覺得我瘋了。

理想一定可以用實際的方法一點一滴的影響跟改變,這在社會改革是這樣,政治改革也是
,當我在社運的環境中逐漸領悟到,這個社會的改變要花很多時間很久的過程很多的人投

入,每個人做的事情看起來都是一點點,但這就是推動改變的緩慢過程中的一小步,因此
我後來也相信,要改變政治現況也是一樣!這幾年的選舉開始有社運團體的參與,讓我覺
得選舉開始有趣,熱鬧,並且有新的可能!不管會不會選上,但每次的一點點都給未來更
多的機會!

我認識宋佳倫是因為她們成立了一個團體"皮繩愉虐邦",這是一個以BDSM(一種性
偏好)為主而組成的團體,她是一般人所稱的女王,這個團體不只交流技巧,也曾舉辦藝
術活動讓大家了解SM的世界,也有人做學術研究。

她不只是個公開出櫃現身的SM實踐者,同時也是出櫃的女同志,不只出櫃,她也積極參
與性別運動,自從她宣布參選之後,的確有媒體曾大幅報導過她的私生活,因為這在一般
政治人物當中,敢這樣承認自己這麼非主流的性身分,大概前所未見吧!但也就是這樣的
坦然自在,讓我更看到一個讓我認同的參選人!我關注性與性別議題許久,卻極少在參選
人當中看到讓我產生共鳴的身分跟經歷,說不振奮實在很難。

我原本認識的她,一直就是以性的議題為主,直到這次看到她的"參選宣言",我才多了
解了一些她的背景,以及她這幾年的經歷,從原本的性社群,已經擴展延伸到新移民,勞
工,農村等等與她原生家庭及生命經驗互相交錯的面向,她累積了經驗,回顧了自己的生
命,產生了想法,她就跟我們許多年輕人一樣,背負債務,賺不了什麼錢,對未來充滿無
力,但又不甘於無力下去,所以她說:

「如果我說我是因為真的窮到、對未來絕望到要出來選市議員,不知道有多少人能夠真的瞭解我的意思。」

「我還記得在開始變得愛哭的時候,我是看了樂生的記錄片,裡面有個女生在警察驅離的
現場絕望地哭道:「留下樂生,是給年輕人一個希望。」每每記起那個畫面我也總是哭的
。可是我想,這是不對的,如果他們不願意留下希望給我們,那我們就只好自己給自己創
造希望。

我很清楚除了起身去做之外,沒有任何辦法了。我本來就什麼也沒有,只能蠻橫地往前走
,去把世界走出一條路來。我要成為我自已的環境,用一個年輕人能走的路,能有的資源
,能用的方法,邊走邊看、邊看邊說,我想要看看從一個庶民的角度出發,可以往前走得
多遠,多大。」

從庶民的角度出發,我們能給台灣的政治現況帶來什麼不一樣的景象?
目前,她連選舉保證金都還需要募款籌措,下週五以前就要繳交,但還缺3/4。

也許你沒有習慣捐款給任何慈善團體,甚至連地震風災的時候也沒捐款(我承認我就是很
少捐款作公益的傢伙,虧我唸社工也曾在NGO工作,慚愧~)也許你從來不捐款給政治
人物(對政治那麼堵爛政黨都污錢怎可能還送錢給政治人物哩),但如果從現在開始,我
們對政治發聲的方式,除了投票,不投票,投廢票,以及邊看政論節目邊開罵之外,多一
種"捐款給小黨跟沒有充足資源的候選人",給這些有理念的政黨及候選人一些實質的,
積極的肯定跟援助,那麼,或許在改善台灣政治現況的過程中,我們每個人都出了一點點
力!

如果你真的沒有興趣捐款,那也沒有關係,但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選舉也可以有不同的樣
貌!

崔妮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