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0選務日記] 一個花500、1000萬選舉的候選人有什麼問題?


前幾天晚上,

前老闆henry突然打電話找我過去一起吃熱炒,

吃一吃,很自然地就聊起了選舉的事。

(最近好像每次都會變這樣……吃飯都要變嚴肅,

身為我的朋友們真是對不擠呀!!)

 

最近因為不斷地在路上電視上看到各式各樣的廣告,

全部都很貴的樣子!!!

P1030651

P1030675

圖註:蕃茄把搜集了7~8年的存錢筒,在募集保證金的最後一天捐給了我!裡面居然有二千多塊的零錢唷!

 

《青年參議願》團隊的大家開始在腦中思考相同的事:

「市議員應該是一個怎麼樣的工作」以及「選市議員應該可以花多少錢?」

畢竟競選經費是由我們去向很多,跟我們處境相差不遠的人去要的,

所以對於怎麼花用這個部份,

我們都一直覺得虛虛的,

可是我們也不能參考傳統選舉的方式,

因為裡面有很多是我們想棄置的,

 

繼續閱讀

廣告

[0911日記] 公車站牌廣告告訴我們的事


時間逼近要繳交保證金的倒數最後一個週末,從禮拜六的早上七點醒來,一直到禮拜日的晚上十二點,都一直動個不停。

禮拜六的行程是要參加數個月以前,受中央性/別邀請的「兩岸三地性/別研討會」,擔任BDSM場的資深引言人。早上醒的很早,可是臨要出門仍然很擔心趕不上交通車,所以就一邊趕路騎車,一邊在路上尋找早餐店。然後我注意到,就是路上已經有很多市議員選舉的廣告看版了。不知道是以前我對這樣子的廣告看版是都視而不見,還是今年選戰是真的很熱,從廣告的數量、大小都看得出來,火藥味濃厚。

不過特別引起我注意的是,是在公車站牌上的廣告,因為應該要擺數字的那個圈圈裡空著。我心想:「哇,那號碼出來的時候不就還要再重弄一次,好麻煩。」再來是心想「不知道他們會重新印刷還是補一個號碼上去,但無論如何,這都是二次人力成本的事。」又想:「不對,除了人力成本之外,還有印刷的費用。而且,花費最多的, 應該是要交給公車營運單位的廣告費,要張貼這麼多的廣告,不知道要花多少錢。」

繼續閱讀

[選務日記] 領表,遇到郝龍斌的團隊


今天早上是領表,我們準備了一個記者會,要嗆兩大政黨的小額募款,是在耗費人民的對政治的熱情(因為蘇要把小額募款來的20萬拿去西門町租一個看版,而且正在募第二波40萬要去東區租….。而郝所屬的國民黨就更不缺錢了,每年政治補助2億5千萬)。

不過沒有什麼媒體到,只來了立報、NewTalk、還有大家事後聊天的時候都非常困惑的:臉非常臭的三立記者和攝影師@"@,後來大家想想,可能是因為原本他們預期來會可以拍到我穿很特別的衣服吧……。

真可怕,主流媒體好像絲毫不關心這其實也跟他的生活相關的政治現象,如果媒體的角度是這樣,那我們該如何期許民眾會有更多不一樣的看待政治的方式呢……雖然我知道媒體記者不過是服務業,也是因為民眾的口味所以有這樣的發展,可是這種短期經營的方式,無論對民眾或對媒體主體本身,長期來說都是一種傷害。

總之,我們要去領表了,一進選委會看到市長、議長的領表往樓上的牌子,就覺得好神奇!!!!小時候上公民與道德的時候大家都有上過,公民有的權利是:一些有理念的人去參選,然後其他的人就選賢與能,用投票的方式選出一個最棒的人,這就叫作民主。可是>"<,連我自已,投過的票都不超過二張,而且投的人還都是我不認識的人,因為我住台北嘛。最後民主只剩下三種形式:投票、投廢票、不投,投票不過是一段時間新聞版面比較熱鬧的日子,而且大家都知道在路上看到舖橋蓋路就是選舉近了這樣的事,唉,甲害!!!!

可是我這次要去做一種很特別的民主惹!!!!我的第一次落實民主的原意,所以感覺好神奇!不過這實在也是因為政治離日常生活太遠了,以致於有這種神奇的落差感!

一進去裡面,已經有一位先生在辦了,所以我們就都站在後面排隊~

圖一註:有位先生在幫別人領表。

圖二註:開心地在排隊的綠黨候選人們~

這個時候,電梯那個方向突然出現一股氣,讓所有的人都回頭了。原來出現了一個好有氣勢的、一看就知道是官員的人出現在電梯那邊了!!!!

圖三註:咦,結果那群人為首的那個人,繞過了我們,直接問櫃檯的人一些話,然後櫃檯裡的人就拿椅子請他坐下了!!!

我心裡想,可是不是應該要排隊嗎?然後我就小小聲的說了:「可是是我們先來的欸!」可是太小聲了,其實是因為我不知道怎麼反應,可是這次不一樣,我們有一群人來,「而且我們是要來選舉的欸!」於是阿端問他們說:「欸可是是我們先來的欸」,櫃檯裡面的人這時出來打合場說:「抱歉她們不知道是我們先來的。」可是我們這麼一大群人欸!然後她們就開始叫裡面的人拿一堆椅子出來給我們坐,於是我們就都有位置可以坐,然後開始填表了。

圖四註:填表中。

不過因為還有人跟他們對話(後來有看到坐在那裡的人叫陳烔松),我在旁邊填表突然就聽到一句:「市長對市長,議員對議員。」然後是兩邊的人開始有點吵起來,最後是陳烔松那群人的一個女生一直向我們道歉,可是陳烔松一行人就完全沒有理會我們的抗議直接走出去了,那個女生還是一直道歉一直道歉,可是這樣不是擺明著只是要做樣子嗎……?

之後大家在樓下討論著剛剛樓上的事,我心裡想著覺得阿端好勇敢,都敢直接說,如果這一次不是因為有很多其他的人來,我有可能就不敢說了,可是為什麼呢?我都已經要出來選舉了為什麼我在面對這個場合仍然是這樣的孬?

一方面是我覺得,像這種場合我平時也不會遇到,真的是要遇到才會有經驗。另一方面是一開始被他們的氣勢給震攝住了的時候,我卻完全不懷疑那個震攝是什麼意思,可是後來想想「市長對市長,議員對議員。」的意思是,他當下對這個現場的判斷是:「他們的階級比我們的高」而完全忽視我們也有人要領市長的表,這是什麼意思?這其實是他不用問,不需要知道眼前的這些人要幹嘛,是否要有人要選市長,因為這些都不妨礙他的位置可以做的事,多傲慢吶!

可是我們才是人民!!!!他們領的是我們的薪水欸,情況應該要是他們怕我們才對吧!!!!!!而不過是郝團隊裡的人就可以這麼傲慢了!他們的行為,讓我很難相信,從他們的世界所看出來的,我們的世界,有任何值得他再多問一句、多聽一秒的事……

截至目前為止,發起小額募款已一、二個星期,

募得54280元,

尚缺145720元

已得到4分之1張門票,要拜託大家協助我得到進市議會的門票!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