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琪君:我們或許年輕,但請不要因此看輕我們。


六月時,宋佳倫(私底下朋友都叫她十夜)在王鐘銘(我
正在輔選的綠黨候選人)的場子上提到「台北是部大機器」
的說法,然後又以她室友每天為求「生存」而無法好好「生
活」連外出跟大家吃個飯都無法的例子,說明我們這個世代
大部分人的生存處境,說到難過處就不禁當場哽噎,必須停
頓片刻整理情緒方能繼續談論,她自己為何認同王鐘銘的參
選理念,之後她甚至也成為青年參政的候選人。
宋佳倫當時哽噎的畫面著實讓我印象深刻,畢竟從我2009年
開始與她熟絡一直認為佳倫是個相當正向積極爽朗的「女王」
,儘管食量很小不太能喝冰的而且常常很吵很聒噪都會被我
們這群朋友制止要小聲,聊天間得知她出來工作多年同時仍
積極參與各個性/別社運運動,那種為五斗米折腰而完全放
棄「理想」(這是我的說法)的選項不像是她會做的事情。
以上的說詞都是我自己的感想,或許她所有的作為,也已經
是為了在台北這個大機器中求生存而不得不的妥協。
就當我還誤以為她真的就是這麼有能量活力的女王,看到她感
傷落淚的場景,我發現我錯了,宋佳倫與其他類似背景的同世
代人們活得很努力,她的活力來自不斷挑戰現況的過程,如今
她要投入政治這條道路,這是比以往性/別運動更廣泛也更艱
難的試煉之道,透過她與鐘銘或其他投入競選團隊的朋友們,
我才知道政治作為一種我們這世代人的選項,是可以如此切身
相關,不是去談一個國家憲政或兩岸層級的ECFA才是政治,我
們的生活品質、飲食或土地環境處處也都是政治,政治就是權
力關係與治理技術,從書本從課堂從社運從這次開始接觸選舉
我如此一路認識政治為何物,也透過身邊朋友例子我看見一個
從底層試圖慢慢擠入核心的可能性,讓政治似乎可以不再只是
上一代大人們的玩具,也可以成為沒錢沒背景但有想法有動力
的人們可能的生存之道。
我們或許年輕,但請不要因此看輕我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