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記0829] 相思無盡相思寮




最近每天早上醒來,各式各樣的選舉的事就會湧入腦袋,

把不太清醒腦細胞喚醒,不管當時是凌晨五點還是八點……

由於要做的事情真的很多,

每天每天早上醒來都覺得有好多事現在就可以做,

所以通常就會起身開始這一天(可是如果真的是凌晨五點我會強迫自已再睡一會兒XD)。

早晨的工作通常是在FB上面追蹤新資訊。

在朋友的頁面上看到相思寮的FB後援會,我按了加入,

然後在他的首頁又看到這首歌--這已經是我第(也許)四十次看這個MV了,

一看眼淚又掉個不停。

我們真的變得很愛哭,

自從大埔事件之後,好像某個開關被啟動似的,

我不懂這搔動的情緒是什麼,無法詻說,

就像在積累了這麼多年的歷練後,重新被政治啟動長出的、一個我完全不熟悉的新的什麼……

最近我常想,天吶,

這陣子每天經過我思路的資訊量真的是我這輩子前所未有的,

困難度也是,有些事情是我完全無法度量的困難度所組成。

像是20萬保證金,昨晚算了算,

我還剩20天,扣掉目前已募得1萬多,

之後的每一天我都要募到19位的支持者9500元,

到9月17號的時候我才付得出保證金,才能拿到進入市議會選舉的門票。

每天要募到9500元聽起來很可怕,

我還不如自已去打工也比站在街上跟路過的人解說募款來得快……。

可是我又有點覺得我一定募得到,完全沒有根據的直覺。

所以我自已也都對自已好奇起來了,

覺得每天9500很困難,卻覺得20萬有可能,

這是怎麼一回事呢?

想想,其實是因為我覺得這件事情是該做的事情,

激厲我去做的動力很高所致,

因為,大家之所以要支援我400人500塊的原因,

其實就是我要出來選的原因吶!

……可是厚我還是會時常覺得,

我真的是皮很厚欸敢去攬這樣的事情來做欸~

不過老實說這個選項突然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曾經遲疑過,

可是我很清楚遲疑是無法知道答案的,

只有起身去做。

反正我本來就什麼都沒有,只有走過這一遭之後,

這些歷程才有可能會成為我的收益。


如今我即將踏上政治之路,邊看邊走,

用我能夠走的路,看我能夠看的事。

這是我能有的,理解眼淚所要說的唯一方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