徵求記錄片拍攝者


我的朋友--跳跳,昨天和我聊完後,睡了一個晚上醒來後決定要幫我拍記錄片!!!!!!!她說不想這件事情就這樣過去,什麼都沒有留下。

 

此次參選一開始只是一股「如果環境不行,那有就自已創造環境」的氣魄想要找條路走,其實也沒有要做一個太累的選舉。如果選舉不能讓我一邊談戀愛、一邊運動、一邊參選,那這個政治對我而言是不對的,它應該也要是常民能夠做的選項才對。

 

一路上我經常遇到困難和害怕,有些是害怕被傷害,有些是害怕做了一個錯的決定。在一路上不斷地有人告訴我,不可以讓別人發現我不懂這不懂那,不可以表現出不專業的樣子… 我卻不斷地發現我有很大的必須「誠實地表露自已」的需求。想要承認錯誤不應該要這麼困難,因為困難的明明就是承認之後,去認識那個錯誤,然後學習。

 

我很高興跳跳要來拍我,那會讓我有一種非常不孤獨的感覺,揭露我可能不專業、可能犯錯,卻是完全真實,這才是對的。

 

但因為現實的人力可能沒辦法全部地勝任,而且鐘銘在台北的農業議題也很需要有人投入記錄,所以我們還要徵求其他有興趣的「會操作機器,或有機器」的人一起加入這個工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