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壹零壹 至 壹壹零陸] 週(?)記


 

11/1(一)

最長的一日。

 

11/3(二)

簡單的寫在落髮前夜:

大概是在收到盈萱的簡訊寫:「傅崐萁縣長說如果環評不過,就圍鍋造飯。」沒多久,我騎著車,正要在徹夜靜坐、短暫休息及下一個工作中,擠進一個去銀行存錢的行程,突然間,我一發不可收拾地、帶著鼻涕哭了起來。

那是一種很被剝奪的感覺,關於屬於我們的正義、公平、希望,以及充塞著整個空間的喧囂激情。

繼續閱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