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宋佳倫出招 文宣:因為窮


【聯合報╱記者吳曼寧/台北報導】2010.11.07 03:17 am

綠黨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日前為支持蘇花改環評落髮。記者吳曼寧/攝影,

 

離選舉開票日不到一個月,各候選人競相端出政見牛肉拉攏選民,綠黨中正萬華區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卻反其道而行,在文宣上明示「我出來競選市議員的原因,就是因為貧窮」,希望以選舉打破政治世襲、財富世襲的選舉文化。

 

宋佳倫表示,因為沒有錢參選,她連保證金主都是從網路或街頭籌措,「我預定向400人募500元,感覺起來很困難,因為連我自己以前都不想捐錢給政治人物。」

 

但意外的是,她竟然在短短兩個禮拜募足20萬,也因此,讓她感受到社會有股強烈想改變的力量。

 

她表示,自學生時代即半工半讀,畢業後做了四份工作,都是派遣性質。很多年輕人和她一樣不是不願努力,但卻無法取得更好的工作存錢、買屋,這是整體結構的問題,社會資源分配不均,且諷刺的是,最大宗僱用派遣人力的單位是來自政府。

 

「年輕人厭倦傳統的選舉模式,又沒有其他選擇,因此對政治冷感。」宋佳倫說,在政治世襲、財富世襲的社會中,位在底層的年輕人最缺乏機會,卻最需要資源分配,如果像她這樣的年輕人有機會進入議會,就有機會改變,她要為身為派遣工、買不起房子的年輕世代發聲。

http://udn.com/NEWS/DOMESTIC/DOM2/5958440.shtml

廣告

兩百萬與五十萬:王鐘銘與宋佳倫的選舉募款信


 

P1030675

圖註:佳倫支持者捐贈的多年撲滿打開來的樣子

 

◎青年˙參議˙願 召集人 黃詠梅

第一件事是:我必須非常羞赧地告訴各位,2010年綠黨提名新北市淡海選區市議員侯選人王鐘銘,與台北市中正萬華市議員候選人宋佳倫,分別需要兩百萬、與五十萬元新台幣的選舉經費。而截至目前為止(十月十五日),這兩人各自從七月與九月展開選務以來,已從街頭、網路、親朋好友的遊說之中,分別募得了六十二點三萬與二十五點七萬元新台幣,付掉了二十萬保證金至今,後續的選務執行都已然行將到了無以為繼的關頭。

與這個社會上絕大部分的候選人不同,這兩位青年候選人沒有政黨加持的資金挹注、沒有任何組織性的資本奧援,所有的經費都必須來自理念的說服,所謂的小額募款,也並非如紆尊降貴的兩大黨操持話術的方法:反正他們並不是真的缺錢,所以他們真的可以只將小額募款當成一個測度民意的考驗,或者遊戲。──相反地,對綠黨青年候選人而言,小額募款所能達到的數額就是生死交關、決定他們可以選下去或者不的,甚至是個人生存命題。

兩百萬與五十萬,其實是來自非常不同的競選概念,在反覆衡量、測度「我們該花多少錢選舉」這個問題的路途中,我們也經歷過非常複雜的思考、討論,以及與現實折衝的算計──前提是如綠黨大師兄潘翰聲不斷地告誡:我們不能只參選,必須要選上。以去年在新竹勞動黨成功選上市議員的高偉凱為例,他們的競選經費大致也在兩百萬元間,而他們只需要四千多票。在台北市與新北市,王鐘銘的當選門檻可能是一萬八千票、宋佳倫則是一萬五千票。當然票數多寡並不能直接換算為選戰的難易程度,然而兩百萬與五十萬仍然是非常不同的選舉概念,王鐘銘常說他要「拼藍海」,好像一個年紀輕輕而想自做老闆的小頭家,他能不能以提出一個從沒人提過的新概念、而並不直接挑戰既有規則的方式異軍突起般地獲勝?

鐘銘團隊的兩百萬競選預算中,含括有五個全職人員五個月的薪資、一個競選辦公室的四個月租金(這已去掉一半),招牌、旗幟(目前是二十面,腳踏車隊遊街用)、T-shirt、三波文宣的印製及派送經費,還有工讀生與活動雜項、志工餐費與車馬費的開銷。這是我們「拼藍海」所列出的需求配備,而佳倫則很簡單地說這樣一句話:「我就要一個什麼都沒有的,小人物選舉。」沒有競選辦公室、沒有全職的幕僚配備、沒有三波文宣只有一般影印店的黑白小單張,她只列了一百面旗、工讀生工讀金、一個不知能不能找到的檳榔攤競選總部、一份最後關頭的正式文宣──還有她做為一個候選人期間的工作薪資。

撇開台灣社會「拼經濟」式的選舉文化不談,稍早我們試圖以街頭募款的行動挑戰選舉保證金二十萬的合理、甚至合憲性,如今鐘銘與佳倫已經「進戰場」了,他們有可能進到市議會,從裡面挑戰這一整套民主機制!而我想問的是:我們要不要這樣的候選人,在選舉裡、在我們的民主裡,用小小的質變帶起未來可見的量變──當我做為一個小市民,在日常生活之中我沒有能力抵抗財團、更沒有能力撼動那些為財團所用的政治家,那麼我至少可以用一個、兩個、五個與我一樣的人的力量,讓過與我一樣生活、想與我一樣的事的人,代表我,在戰場上堅持到進議會為止。

我不想再看那些看似年輕乾淨的臉在高樓大看板上,他們以傲慢的手勢、用祖上承襲而來的財富或「政治實力」一擲千金,然後跟我們胡扯那些做做樣子的「青年參政」!只有真正來自民間、來自底層的青年方有可能敢於奪權,這是我們派付給他們的任務,我希望他們-我們可以生還,並且帶來喜訊,因為量變也可以帶來質變,十個一千塊就會是一萬塊、十個一萬塊就是十萬塊,當我們募齊了鐘銘的兩百萬與佳倫的五十萬選舉經費,我們不只會找到讓我們每個人都活下去的方法,我們也會看到有這麼多人的意志一同撐起這場戰役。

然後知道:奪權在望。

政治獻金專戶:

王鐘銘-戶名:第一屆新北市議員擬參選人王鐘銘政治獻金專戶

帳號:國泰世華銀行淡水分行 127-50-602855-8

宋佳倫-戶名:第11屆臺北市議員擬參選人宋佳倫政治獻金專戶

帳號:國泰世華銀行華山分行118-50-601893-6

備註:政治獻金依法可抵稅。國泰世華政治獻金帳戶無法接受ATM轉帳,煩請臨櫃轉帳,並於轉帳成功後將本名、身份證號碼、連絡電話、mail、戶藉地址等資料email至AndrewHuang.assa@gmail.com,以便開立政治獻金收據。

或以綠黨線上捐款系統進行捐款:https://ecbank.com.tw/donate/greenparty/ 於捐款人資料「地址」欄內註記捐款指定候選人,線上捐款單筆限額兩萬元內。

[0916] (庶民版)填寫參選資料


P1030624

圖註:參選要填好多資料哦……

 1

明天早上就要登記了,今天硬是從很擠的行程中擠出時間填參選登記資料們。說”們”是因為真的厚厚一疊要填寫,尤其是一份「公職候選人身財產申報表」十多頁,而且越填讓我心中的「?」問號越來越多。

 

 2

 

1、土地……沒有。

2、建物……沒有。

3、船舶(這啥!!??,指船還是停船的地方,一般人會有這二樣嗎?)……沒有。

4、汽車……沒有。

5、航空器…………(該不是問我有沒有飛機吧,我還滿想知道有誰會填寫他有飛機的)沒有。

6、現金,總算有了,翻了錢包出來數了數……457元(填的時候想,去查的人一定覺得那麼少乾脆就不要填啦!害我多一個工,可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不填嘛!!!)。

 

 3

7、存款…這也有,老媽前二天硬是匯了一筆二萬塊,要我以備不時之需,不過這些都是他們的辛苦錢,應該是不會用到吧。我自已工作了一個月半的酒促的薪水也進來了(每週工作3~4天,一個半月居然才13000!),所以大概有三萬多一點點。

8、債券……沒有。

9、其他有價證券……(這是什麼呀跟股票差在那?)沒有。

9、有價證卷:股票……沒有。

10、基金受益憑證……這是什麼呀,不過我應該沒有吧。

 

 4

10、珠寶、古董、字畫及其他有相當價值之財產……(=____=什麼鬼啦)沒有!!!!

11、債務……這個倒有,打電話去台銀查了我的助貸總共有多少,總額是30萬多,比我預期的還多欸…也就是說,宋佳倫的財產總值是負27萬欸!!!不過繳了9月的房租及其他開支,就變成負28萬惹!!!

 

把所有的資料填完之後,我有一種我到底為什麼要填這些東西的感覺。我知道填這些東西是為了知道之後資產有沒有爆增,不過真的厲害的人總是有辦法避開吧。也不是覺得有錢人不能參選,而是!請讓我換句話說,如果這是審核資料,要放在選舉公告上的資料,我會更想知道某個候選人在性情、人格、道德上適不適宜擔任這份工作。

 

例如:大家都知道法官、檢察官只要考上了就可以去當,可是要能擔任法官的門檻應該只只有「可以考過公職選舉」一項吧,在台灣的心理諮商師也是差不多的狀況。還有,一個曾經被判「預備賄選罪」的人,為什麼會有資格參加公職選舉呢?(我要寫信去問選委會為什麼!)而這些才應該是審核一個人有沒有資格選舉的項目吧。而且一定還有更多的項目或制度,是可以真的讓我們做篩選才對。

[0912流水記] 紙箱競選總部 開募記者會


P1030416

圖一註:焦慮得不知如何是好,就蹲在捷運月台上哭哭了。

早上醒來,人還在被松樹圍繞的中央大學中,就馬上朝228公園出發了!因為人力不足的關係,紙箱競選總部的籌備都是用電話進行的,可是一直到我上了客運之後,進度都還是在準備道具上。

伊凡前一天幫我拿到的紙箱,放在樓下被收圾垃的阿桑收走了、如果找不到大一點的紙箱,該怎麼建一個競選總部呢、到底還需要些什麼我沒有想到的工具,競選總部要怎麼搭建呢、今天開募要講些什麼呢、還有一件不知道該怎麼處理的是我完全忘記要事前借麥克風了、最糟糕的,隱隱在我心頭遮蔽的烏雲是,我原本預計要在中央募進到三萬元,卻只有1600,於是我只能寄望今天……一路上我一直想一直想,可是無論打了多少隻電話,還是不能撫平焦慮,於是就蹲在捷運月台上哭哭了。

繼續閱讀

迎向「多元民主」的庶民政治風 99/09/11 苦勞網


黃詠梅

責任主編:張心華

當報紙上開始出現「SM女王選議員」的消息,我們就多少該要開始警覺到:台灣社會二十年來「女性參政」的道路已然開出繽紛多樣性的花,SM女王、酒促妹、政府部門派遣工、底層勞動者或者大專研究生,這些不同的社會身分組合出最激進的庶民政治動能,也成為一個落實「民主」真諦的契機──政治應該是底層的、日常的、由下而上的,「人民做主」的具體概念,才對。

繼續閱讀

[選務日誌] 王鐘銘競選總部開幕:青年參議願第二位參選人宋佳倫發言


影片連結:王鐘銘競選總部開幕--青年參議願第二位參選人宋佳倫發言

發言脈絡:原本在[青年。參議。願]鐘銘競選團隊工作的我,為何決定要參選年底市議員選舉。

簡短發言稿:

我是宋佳倫,來自苗栗南庄,因為鄉村沒有工作機會來到台北,工作了八年卻發現薪水只從二萬進步到二萬四。我做過很多的工作,銀行行政、政府部門派遣、人壽公司、客服美工等等,可是工作了這麼久卻發現我完全沒有錢存下來,有人跟我說,在台北生活要有未來,一個月薪水要四萬塊才可能,可是我們看看我們身邊在台北工作的朋友,有辦法達到這個薪資水準嗎?沒有,更不用提我們大概要八輩子才有可能在台北買房子,這同時是一個我們這代年輕人的生存處境。
繼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