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的聲響


黃詠梅寫於 2010年11月6日 0:39@facebook

 

修機車的人不知道綠黨在中正萬華有提名席次,但是說[我本來就是投綠黨的,我每年都投廢票,我只有蓋過綠黨的票.].

 

今天掃街非常溫馨,街頭的溫度很暖,那不是因為[時勢]如此,不是因為我們投機客時勢到了站到了位置便這樣發生,他是歷史,是我們遭遇綠黨,然後就這樣跟著走出來的歷史.

 

就像阿端再說了一句說出來就是不討人喜歡的話—-同樣的事情我們分別遇到兩次,一次在淡水,一次在今天的萬華,計程車司機懷著一種秘密的熱血向我們數算我們他曾與綠黨前輩上街頭或搞暴動的壓箱故事. 對不起,這就是綠黨創造的歷史,沉澱然後被我們看見或拾起, 我一點也不覺得[收割]有什麼不對,如果堅不收割,種作到底為了什麼?? 再像阿端說的,就像假分級沸沸湯湯熱熱鬧鬧,然後沒有人拾去實現所累積的成果等著腐爛消失在歷史中什麼都沒有改變好像運動不曾發生嗎??

 

拿著傳單的蚵仔麵線阿伯只定睛看了宋佳倫五秒鐘,打斷宋佳倫的話,說: [阿哩呷未??] 二話不說就挖好了一碗麵線定要宋佳倫坐下吃,我們一行七八個圍坐都有份,阿伯堅不收我們錢,我們一再嘗試塞錢給他,他說年輕人省錢就很好.

 

這是今天發生的故事,我沒有說完,我每天都沒有時間說完,因為故事太擠,內心戲也太多了.

 

選舉很苦,我每天都想要回家睡覺,我每天都將它當作會過去的非常狀態,當作正常人生的歧出,街頭買彩券的年輕人直接拒絕我的傳單,他說: [對不起,我就是不投票.] 我無法跟他爭辯,我放棄了跟他爭辯的時機,我錯過了這一次. 可是我知道這次選舉是對的!!  

廣告

[轉錄]「大黨」的「小額募款」究竟是什麼樣的民主?


http://www.facebook.com/#!/note.php?note_id=152857238067168&id=126953507344902&ref=mf

「大黨」的「小額募款」究竟是什麼樣的民主?

作者:黃詠梅

今年五都選戰以來,「小額募款」這原應屬於弱勢政黨、團,或是從台灣草根社會運動的脈絡所提出來,以理念爭取「人民做主」的務實作為,如今又在選戰的族群操弄中,受到瓜分台灣政治資源的兩大黨挪用,成為再次操縱媒體、操縱民主、操縱群眾的不正當手段,委實令人憂心。

台灣自民主化以來,政黨政治的生態已經徹底的資本主義化,在高額保證金,以及結構性「排貧」的選舉文化之下,民主已經被兩大黨聯手打造的運作邏輯給綁架,成為一個「貧者愈貧、富者愈富」的不公平遊戲。大部分的選民也許不知道,隨著國、民兩黨在選舉中以相互對峙而拉抬自己情勢的仇恨選舉,人民每投一張「賭濫票」都會自動送一年五十塊錢、四年兩百塊錢給該黨,同時也再額外送一票三十塊給該名候選人本人,美其名為「選舉補助」,其實等於變相承認了選舉根本不是一種民主,而就是一個要投注龐大資金的投資行為。換言之,在兩黨所挾持的選舉制度中,民眾的投票行為已經被兩黨自動轉換成為小額認捐的制度,只是他們從來不主動把這樣的認捐規則說給人民聽。

截至二零零八年,國、民兩黨的政黨補助金已經高達兩億五千萬與一億八千萬,在這樣的政治結構中,沒有機會出線的小黨也無法以理念進行任何的民主勸服、監督或者辯論,因為把持最多資本資源的兩大黨已經用激情的聲音填滿了所有的公眾空間。如今民進黨因為二零零八年選舉慘敗而又以窮苦政黨的姿態向民眾邀集小額募款,事實上就是一種「積極認同、參與惡質選舉文化」的表現,他們不甘於以暨有的民主制度所配給他們的千萬補助金、從頭紮實地檢視自己的政黨理念,乾乾淨淨打選舉,也不願意花力氣去檢視既有選舉制度的不公平運作,反而再來向人民哭窮要錢,並且更進一步地持續以他們的千萬補助金作為宣傳基礎,持續打壓那些連二十萬選舉保證金都在街頭苦苦募集的社運與小黨青年。

小額募款應當是一種真正讓社會變革發生的、由民間啟動的運動能量,對一個執政八年因貪污而挫敗的政黨而言,如果滿心只想算計向人民動之以情地要回他們在選舉時少給你的錢,而他們的對手、所謂的執政黨也只想在兩億八千萬的資金基礎上,再以「要讓我穩坐執政,我的錢還不算夠」的無恥操作蒐刮小老百姓的錢、積極杜絕任何民間政治力產生的可能性,這種每隻羊都要剝他三層皮的民主,則實是台灣民主的最大墮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