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9/15台灣立報 當選舉多元開展


@崔妮

我的朋友宋佳倫即將代表綠黨(不是民進黨,而是一個以環保為主的國際性政黨),參選
台北市萬華中正區市議員。她只有27歲,來自中部一個普通的家庭,在台北讀書工作生活
了8年,還在唸研究所。她也是一個女同志、一個BDSM(綁縛與調教,bondage &
discipline;施虐與受虐,sadism & masochism)實踐者、一個外籍配偶的女兒,也是一
個老家在農村而自己在都市打拚的年輕人。

她就像我們,收入不多,生活勉強過得去,對社會仍有理想,對政治則沒有寄望,因此她
參與關心的是社運,跟政府對抗。要不是她的無力感走到一個頂點,而綠黨正好打算長期
推動(貧窮沒勢力的)青年參政,我想她原本只會是幕僚而不是跳到台前。

我認識宋佳倫,是因為她們成立了「皮繩愉虐邦」,這是一個以BDSM愉虐戀者組成的團體
。她一直都是主要的核心成員,我們原本都稱她十夜女王,身著緊身黑色馬甲、吊帶襪、
長靴,加上手持皮鞭。是的,就是許多人性幻想當中,性感又具支配感的女王。

很多人誤以為SM是不顧他人意願的性虐待,更無法相信鞭打、繩縛、蠟燭、穿刺、支配、
順從可以得到快感,只能說我們對「快感」的想像空間跟理解太少了。而在掌握界線之後
,所有參與者也都能放心享受快感的巔峰。就像是,肛交並非男男性交的專利,而是肛交
本身就可以感到性愉悅,但若是缺乏開發跟嘗試,自然無法體會那是什麼感覺。更重要的
,要是缺乏足夠的溝通、互相尊重及安全的作法,原本會有快感的也成了痛苦。

我要說的是,一個上道的BDSM實踐者事實上必須作得到一切民主社會所應該要會的技能(
例如:同理、溝通、尊重、自我覺察),要或不要什麼、接受或不接受什麼,做到什麼程
度,有什麼感覺。每段主奴關係的溝通及調整都時時發生,他們看來毫無界線與禁忌,但
實際上很清楚自己的界線與禁忌為何。他們對人我界線及尊重差異的能耐,我敢說遠高於
社會其他人。

宋佳倫出櫃的SM跟女同志身分,對某些人來說好像只是搏版面或標新立異的行為。但是,
作為一個與你我一樣生活過日的人,她不遮掩自己,也不打悲情(出身困苦)或溫情牌(
關懷弱勢);只是很坦然的告訴我們,她是怎樣的一個人,她關注社會怎樣的困境。她自
己雖然很苦,但希望透過一些方式跟大家一起找出路。

民意代表不是神,而是人,應該有不同的背景跟個人特質,也應該會有個人特別關注的事
情。但在台灣,不管是民意代表或中央地方首長都被打造成一樣的樣子,用一樣的方式在
選舉,還不無聊嗎?

從人民老大到青年參政,我終於開始不用跟人分藍綠,也不那麼怕與朋友討論政治。因為
我們可以不再只有兩種選擇,還有同志、勞工、性工作者、新移民、女王可以選。
他們用
紙箱當競選總部,在街上跟民眾聊天,在社區辦座談,在網路上發起串聯募款。當選舉開
始有不同的玩法,「政治」不再是很黑、碰不得的鬼魅,而是一件可以跟我們生活貼近的
事務。

(性別運動者)

廣告

因為昨天蘋果採訪見報


因為昨天蘋果採訪見報,所以早上八點半就接到很多媒體的採訪,媒體大多把觀點放在我的SM、私生活的部份,或這跟我要選市議員有什麼關係,會不會想要用這種風格扮裝出現在街頭拜票。


所以我想寫篇文章說明一些:

首先,SM對我來說是一種生活風格選擇,就像有人喜歡蘿莉裝扮,有人喜歡OL裝扮,而對我來說最能代表我個人生活風革的,可能是皮革。


再者,SM身份只是我出來參選的眾多身份之一,每個人在生活中都有無數的身份,身為人子、身為學生、身為同學中最ROCK的那位,而如果SM會和我的參選有關係的是,那是我一路來,會選擇要參選這條路所經過的風景之一。而另一件我在此次參選很想要說的話是,我想破除一般人對候選人的印象,那是一個太過陳舊的印象,我想藉我的參選告訴大家,常民也可以參選,不是非得要政治世家、有錢、有背景才可以選。


最後,SM只是我生活當中最愉快、簡單的那一個身份,而我自已想出來參選最重要的原因是我的另一些身份:我在台北工作八年,薪資只從1萬8至2萬4,而我回看我過去八年的工作履歷發現,我做過的派遣工作就佔一半,美商安泰派遣工讀、政府派遣錄事、銀行派遣行政、商軟公司客服美工……等,我並非無工作能力,但這些工作卻是我能夠找到的最好的、最穩定工作,這是不對的,我應該要有更多的選項才對。而我此次出選舉,為的便是要創造選項、成為我自已的環境,也讓與我同代、同處境的年輕人,擁有一個可期望的未來。


圖一註:於六年前成皮繩愉虐邦之後,除性別議題外,因為同學是身障、媽媽是外配、自已是勞工,所以陸續關注其他勞動、階級議題,此張照片是我今年五月去參加殘障大遊行,與朋友合照。

圖二註:這是我的另一種生活風格選擇,SM並不如大家所想的奇怪、恐怖,我可能喜歡對人殘酷,就像扮裝遊戲那樣,可是前提是對方得要喜歡我對他這麼做,這件事才會成立。

圖三註:喜歡運動是我的另一個身份,日常生活中,除了觀注社會議題外,我喜歡騎腳踏車、至健身房運動,最近上的拳擊有氧課很熱血!

圖四註:這張是我在去年底於當代美術館的展出,表現大多數人都不知道的SM抒情唯美的一面,我正在我的作品裡面,而這是一座裝置藝術,提供一種全天候的監禁–一種我想要讓你擁有全部的我,的愛的心意,的表達。


所以我不會穿這麼奇怪去拜票啦,身份只因當下的環境和關係才成立,我也許會和我的朋友打打鬧鬧說:咦!竟敢欺負女王!,那是因為對我們來說這是一種生活風趣,但我如果要上街拜票的話,當然是要看地點、看和我所要接觸的對像,才考量我要穿什麼衣服、用什麼姿態現身!大概是這樣!